苹果正在经历13年来的次下滑iyiou.com

2019-03-11 16:46:04 来源: 松江信息港

13年来苹果次停止增长,同时寻找下一个iPhone的努力也没有成功

苹果正在经历 13 年来的次下滑。

2003 到 2015 年,苹果每一年的营收和利润都超过往年,创下历史的纪录。但 2016 年,增长的脚步停了下来。

2016 年财年(2015 年 10 月- 2016 年 9 月),苹果公司的收入相比上一财年下滑 181 亿美元,这个巨大的缺口比 Twitter 目前的市值(132 亿美元)还要高。

占据营收总额 6 成的 iPhone 没能维持曾经持续 8 年的增长,与此同时所有的硬件产品都越卖越少,包括 iPad 和 Mac 电脑。

苹果至今还是地球上市值的公司,目前 6107 亿美元,比第二名 Alphabet(Google)高出 500 多亿美元约等于一整个百度。

它也是钱的公司,下滑之后一个财年的利润还有 456.9 亿美元,这比微软、Google、亚马逊、Facebook 加在一起还多了近 100 亿美元。

但作为一家上市公司,苹果需要增长,需要一年比一年收入更高。这意味着苹果需要新业务填上这 181 亿美元的巨大缺口。

的问题在于 iPhone 到了天花板

整体下滑的关键在于 iPhone。

2007 年苹果拿出了代 iPhone,之后从来没有越卖越少,直到今年,包括中国在内的重要市场上,iPhone 的销量都比上一年少了。这不是因为 Android 抢了它的生意。

苹果的季度利润率保持在 Alphabet 的两倍以上,主要归功于 iPhone。直到现在整个智能行业中超过 100% 的利润都来自苹果这意味着大部分的 Android 厂商都在亏钱。

在这个巨大的利润机器停滞之前,苹果也不是毫无准备。研发费用的逐年增长表明,苹果想让 iPhone 和其他产品更创新一些。

但 iPhone 吸引不到更多的用户了。

首先,地球上已经没有更多的大型市场留给 iPhone,扩张的过程已经基本完成了。

2007 年的代 iPhone 只在 3 个国家发售,8 年后的 iPhone 7 已经卖到了 60 多个国家和地区。美国、中国、日本、欧洲几个巨大的市场已经被苹果覆盖。

2013 年苹果和中国移动(微博)发售合约机,

这是中国市场上一个没有和苹果合作的运营商。接下来两年是 iPhone 卖得的时候。2014 - 2015,中国移动带来的数亿 4G 用户与大屏幕的 iPhone 6 一起把销量推到了顶点。

事实上全世界的市场也饱和了,目前的增长率不足 5%。大多数成年人已经用上了智能和互联,还没用上的许多在赤贫和战乱地区,这些地方的人们也不会选择价格高昂的 iPhone。

为了提高销量,iPhone 可以像 Android 厂商那样造出低价产品。今年年初推出的 iPhone SE 是个例子,但显然苹果在这部上表现得相当克制,毕竟它会拉低平均价格iPhone SE 的外观是 3 年前 iPhone 5s 的样子,性能是 2 年前,就是为了让它避免侵占新款的市场。

这时候争取更多老用户升级换代是(可能也是)的选择。但现在的 iPhone 已经没能维系此前 9 年里的隔代大升级。

想想你手上方方正正的,屏幕清晰度已经超过视膜可以分辨的范围、处理器快慢与否都不影响大部分互联服务的运行、大屏幕也早就不是个卖点,所谓的创新已经乏善可陈,不会有吸引人的大变化了。

如果大多数老用户换的频率没有缩短到一年一次、苹果不认真做低价产品,iPhone 在未来不会回到原有的高速增长。

iPhone 的下滑反映了另一个问题:苹果的预期管理出了问题。

苹果采用相对传统的分销模式,每一年新 iPhone 上市前,除了官订购和全球几百家苹果直营店以外,苹果都将先卖给其它渠道(电商、运营商、授权店),再由它们把 iPhone 卖给消费者。

也就是说,对用户热情的预期决定了批 iPhone 的生产量。

但 iPhone 6s 的预期出错了。库克自己都承认高估了它受欢迎的程度,不得不花费超过 20 亿美元处理积压在销售渠道的 iPhone。

到了今年,iPhone 7 看起来卖得不错,加上三星 Note 7 事件,苹果表示在 iPhone 7 的帮助下,今年圣诞季的收入会略高于去年。预期实现的话,苹果也只是面临下滑的暂时停止,并没有太多增长。

与此同时,几个关于下一个 iPhone的探索都还没有进展

iPhone 怕是无法回到快速增长的日子,苹果急于寻找下一个 iPhone。

2015 年,库克发布的新产品都是奔着这个目标的:

Apple Watch 发布,指向时尚业。

iPad Pro 发布,不仅有大屏幕,还有键盘和手写笔,下滑中的 iPad 被重新定位为未来触屏 PC。

Apple TV 4 开售,还有了专属的 tvOS 操作系统。这是互联服务的新尝试。

名叫 Titan 的汽车项目被曝光出来,苹果要造车。

苹果为新品付出了巨大成本,2015 财年 18 亿美元广告支出是苹果史上的纪录。

到现在,这几样新品到探索已经有了或多或少的结果。

Apple Watch 已经换了战略方向,从早的时尚品,变成了主打健康和运动的追踪器。价格昂贵的黄金版本被砍掉,与之相关的广告也都是和健身运动有关。

苹当他以微笑的姿势选择并拥有了积极快乐的心态果副总裁、被苹果从 YSL 挖来负责 Apple Watch 时尚化的 Paul Deneve 已经不再直接向库克汇报工作。

?苹果没有披露过 Apple Watch 的具体销量。但它所在的其它业务收入,卖到第五个季度也划过指尖的岁月没有沧桑就是今年 月就已经出现了同比下滑。

来自 IDC 的数据表明,尽管占有的市场份额,但 Apple Watch 在今年第三季度(Apple Watch Series 2 发售之前)的销量已经下跌了 70%。

可以预期的是,如果之后没有逆转,手表将是苹果过去二十多年早撞到天花板的硬件产品。

要变成生产力工具的 iPad Pro,是几个尝试里初现结果的。今年 三个月里,iPad 的营收上涨 7%,平均价格也更高了。这是一个积极的信号,更贵的 iPad Pro 一定程度上得到了用户认可。

但这个小幅上涨没能在下一个季度保持,更没办法让整一年 iPad 的销量和收入增长,平均价格又跌了回去。再加上 iPad Pro 根本没有在 2016 年更新,这些看上去都不是好的迹象。

服务业务是财报中还在涨的业务,包括 TV、Music、App Store,但它也远远填不上 iPhone 等硬件造成的营收缺口。

充满不确定性的还有汽车项目,它甚至改变了大的方向。

苹果早想要直接造车,库克也在财报会议中有过暗示说这是个有潜力的市场。

这是苹果从未涉足的新领域,汽车的市场规模足够大,苹果也投入了史上多的钱,比任何新产品都多。

摩根士丹利的报告显示,苹果从 2013 年到 2015 年增加的研发资金高达 47 亿美元。相比之下苹果从 2004 到 2006 年研发 iPhone 期间新增的研发资金大约只有 2 亿美元;iPad 筹备期间新增 6 亿美元;手表和新的互联服务多了 20 亿美元。

苹果还购置 8 块总面积 58 公顷的土地,建立起一个比苹果园区还要大的地方用作车辆测试。

但到了今年下半年,汽车项目只有坏消息。

团队的总负责人离职出走,项目裁掉数百名员工,整个项目的方向也不再是自己造车,接下来这个 1000 多人的团队将重点放在了和汽车厂商合作的车载系统上。

你从库克今年在财报后营收会议上谈的增长点,也能看出苹果对于 iPhone 之后的增长方向,没有一个清晰的目标:

营收压力之下,苹果变得不敢自我颠覆了

目前,还看不到有什么产品可以挑战 iPhone。

但为了弥补利润的下滑,苹果已经在发生一些不好的改变,可能威胁苹果未来的改变。比如苹果变得不敢自我颠覆。

一个典型的例子是 iPod 和 Apple Watch。

iPod 是乔布斯回归苹果后发布的款新形态产品。iPod 在 2003 年能火起来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那一年 iPod 不再需要连接 Mac 才能使用,它可以用在 Windows 电脑上。

Mac 当时是苹果重要的产品线,让 iPod 支持 Mac 意味着这个备受欢迎的新东西不再是让 Mac 与众不同,让人买 Mac 而不是 PC 的差异点。但同时 Mac 远不如 PC 普及,它限制了 iPod 的未来。

终乔布斯选择让 iPod 成为一个跨平台的产品,让它支持 Windows PC。iPod 火了起来,它帮助苹果真正成为一个消费而非工具品牌、帮助苹果建立起全球的供应链、帮助苹果积攒运作的资金。

是 iPod 为 iPhone 的诞生打下了基础。而 iPod 之所以能成为 iPod,是因为它背叛了苹果当时钱的生意,Mac。

现在,Apple Watch 推出了第二代,产品方向也经历了大调整。但 Apple Watch 还是只能搭配 iPhone 使用。

当 Apple Watch 被苹果作为时尚业配件往外卖的时候,这是合理的。毕竟 iPhone 抓住了大部分有相应消费能力的人。

Apple Watch 只支持 iPhone,可以增强 iPhone 的吸引力,保护苹果钱的业务。

但当 Apple Watch 转型为一个健康产品,一个性能越来越强大、开始探索计算机形态未来的产品的时候。让它支持占据八成市场(以使用人数而非季度销量)的 Android 才是苹果应该做的事。

可穿戴或许不是未来。但万一它是,Apple Watch 被限制为 iPhone 的配件就是在限制它成为下一个 iPhone 的可能。

类似对 iPhone 的保护贯穿于苹果的各个方面。

比如 iPad Pro,作为一个想成为下一代个人计算机的产品,它和全球普及的操作系统之间没有任何系统级协作可言。

这不妨碍它成为 iPhone 的好伴侣、沙发上的家庭娱乐设备。但这条路已经无法维持增长,iPad Pro 如果有未来,必须是用新的交互体验取代个人电脑。

2010 年诞生的 iMessage 经过多次升级,加入各种功能,但这些功能至今还是只支持 iPhone 用户之间使用。没有道理认为 iPhone 用户只和 iPhone 用户社交。当 2011 年诞生的成为腾讯主要的利润增长点的时候,更早诞生的 iMessage 依然是苹果的护城河。

同样的例子还有 Apple Music,虽然它支持 Android。但它的功能升级是跟着 iPhone 版走的。而 iPhone 版 Apple Music 的升级速度又跟着 iOS 系统走。今天苹果已经为 Apple Music 组建了一个数百人的大团队,但它依然是背着包袱和互联公司竞争。

当然,所有这些业务都不能保证成为下一个 iPhone。但如果一切让着 iPhone,苹果可能永远没机会找到下一个 iPhone。

接任五年来,库克成功带领苹果卖出了更多的 iPhone,让苹果成为全球值钱的公司。

现在它的长远未来取决于,苹果能不能为新东西牺牲 iPhone 的利润。在 iPhone 触及天花板,整个苹果的收入、利润率开始下滑以后,作出这个选择变难了。

在今年苹果寻找下一个 iPhone 的尝试中,还看不到这家公司有挑战 iPhone 的勇气。

声明:本文仅为传递更多络信息,不代表ITBear观点和意见,仅供参考了解,更不能作为投资使用依据。

2013年天津上市企业
秀强股份1.79亿元控股江苏童梦布局幼教
广东旅游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