祷师 第二十三章 狸花猫

2020-01-10 05:09:37 来源: 松江信息港

祷师 第二十三章 狸花猫

王梦婷一步步走向尚兴,走得很慢,她不希望他太早出现心室颤动,那样就太便宜他了。

尚兴的心率随着王梦婷的靠近而不断提升着,脸色和她一样苍白,全身衣服都被汗水浸湿,像是刚从河里捞起来一样,他听不到任何声音,包括剧烈的心跳声,等她在自己面前蹲下时,他的心跳已经超过了每分钟一百七十次。

身体有回避魂灵的本能,就算在看不到的情况下都会自然的避开,更别说是能看到了,尚兴难受之极,身体抖得像筛子一样,已经没有力气再站起来,喉咙里发出了“咔、咔”的怪声。

王梦婷盯着尚兴的眼睛,抬起右手,缓缓伸向尚兴的胸口,她可以触碰到一些物体,但此时并没有使用这种能力,只是将手伸进了他的胸腔里。

尚兴抖得更厉害,左胸室连同左臂都刺痛起来,他的脖子僵直,翻起了白眼,嘴巴张到了极致,混合着鲜血的唾液从嘴角流出来,穿过她的手滴到了地上,咯血现象出现后,脸部也开始诡异的浮肿。

崔华把衣柜的门推开一条缝,透过门缝往外面张望,她看不到王梦婷,但是能听到尚兴发出来的那些怪声,就算她已经见过了许多尸体,那种声音仍让她害怕起来,她捂住耳朵,看到顾七烟头上的红点,才觉得心里舒服了一些。

几分钟后,尚兴的身体猛的挣了两下,蹬了蹬脚

,彻底死去,顾七的烟也抽到了尽头,红色的圆点随之熄灭。

王梦婷站起来,张了张嘴,仿佛轻轻叹了口气,她的脸没有什么变化,眼睛也和先前一样漆黑,但是嘴角微微朝上,像是在微笑。

“谢谢你……”她对顾七一欠身,脸上的白光比先前黯淡了不少。

“举手之劳,报仇的是你自己,我只是让他看到了你而已,一路走好。”顾七走到王梦婷跟前,看着她缓缓消散,伸出锁链裹起地上的鬼面,缩回手里。

“你可以出来了,我去开电闸,卧室里有具尸体,如果你不喜欢的话,去客厅里等着。”他说着走出了卧室。

崔华应了一声,推开门走出衣柜,一脚踩在滚过来的门把上,跌坐在地,急忙站起来走到客厅里。

灯很快就亮了起来,刺得她睁不开眼睛,等适应了光线,顾七已经回来,关上了门。

崔华穿着睡衣和短裤,纤细的长腿露面外面,t恤是白色的,已经穿了很多年,很旧,又有些紧,里面还什么都没有穿,可要是故意用手遮着又有些奇怪,反而会引起顾七的注意,正尴尬着,顾七已经走回了卧室。

她低着看了看,发现胸前没异常,稍稍松了口气,用平缓的步子跟进卧室,没有出现太厉害的抖动。

尽管有了心理准备,但在看到尚兴的死状时,崔华还是忍不住打了个寒颤,尸体的嘴大张着,翻着白眼,手指扭曲蜷缩,身上的衣服湿漉漉的。

“他罪有应得,就算你们能找到王梦婷的尸体,也不可能和他联系在一起,就像你不可能把他的死和我联系起来一样,没办法走司法途径,不如让死者亲手报仇,我想向你解释的就这么多。”顾七又拿出一支烟点上。

曾华知道顾七说的是实话,就算让法医来检查,尚兴的死因也只是心动过速导致的心脏衰竭,如果在他体内找不到任何毒素或严重的先天性心脏疾病,就不能轻易判定为他杀,就算立案,也找不到任何线索。

“不能走司法途径,于是你就成了审判者和执法者?”崔华眯起了眼睛。

顾七摇了摇头:“不,我从不认为自己是什么正义的使者,也不觉得会被人为影响的正义是什么了不起的东西,今天闯进你家,只不过是受人之托,终人之事,并从中得到一些好处,仅此而已。”

“什么样的好处?”崔华忽然觉得,这顾七说话真是直白得有些可爱,连“从中得到一些好处”都说了出来,不过要是没这句话,他那些关于正义的言论就显得太矫情了。

“你不需要知道。”顾七指着尚兴的尸体问道:“你能不能帮我处理下这具尸体?”

崔华想了想,摇头道:“不行,我不会。”

她只用“不会”二字来拒绝,倒是让顾七对她有了一些好感,如果这时她还要摆出警察的架子,他会立即带着尸体离开,不会再回答她的任何问题。

俯身抓起尚兴的尸体夹在腋下,顾七向崔华说道:“我走了,跟了他一个晚上,还没吃饭。”

“我做给你!”崔华脱口而出,她还有太多问题想要问顾七,不过想想空荡荡的冰箱,又没了底气,改口道:“唔,我还有……有一盒冰淇淋……”

“你的冰淇淋放在厨台上,已经成了饮料。”顾七说走向卧室的窗子。

“呀!我忘了。”崔华惊叫一声,她紧赶慢赶回到家,却忘了把冰淇淋放进冰箱里,眼看顾七打开窗子就要爬出去,她急忙问道:“杀死他的到底是什么?是……是鬼吗?”

顾七停下动作,回头说道:“是的,不过‘鬼’已经成了贬义字,把他们称为魂灵更准确一些。”

“为什么要让我知道?”崔华想不明白:“你可以在他来之前把我打晕,那样我就什么也听不到了,你能和鬼……魂灵说话,难道不是很重大的秘密吗?你就不怕秘密被我泄漏出去?”

顾七摇了摇头:“萧伯纳(george-bernard-shaw)曾经说过,‘人人揣测的秘密是最不容易泄露的’,一百个人有一百种猜想,就算其中一个人猜到了真相,可信度也和别人的一样,再说,这样的秘密你无处泄漏,就算写成小说,也只是幻想小说而已。”

说罢,他钻出窗户,先把尚兴的尸体从空隙塞出去,接着自己爬上去,留下了最后一句话:“防盗笼找人修一下,如果下次我还要来,会走门。”

“哦!”崔华答应着,看了一眼刚才尚兴尸体所在的位置,地板上还有一些汗渍,倒是可以轻易擦干净,可发生了这么多事,她还怎么睡得着觉?

…………

在锁链的帮助下,顾七以很快的速度攀上楼顶,口袋里的白色药丸可以分解绝大多数生物的尸体,但是人类的不行,他必须想别的方法处理尸体。

“你干得挺不错。”刚爬上房顶,一架太阳能板的后面就传来了说话声,声音低沉,听着像是个身材高大的男人在说话。

“是谁,出来。”顾七放下扛在肩上的尸体,从右手掌心伸出了锁链。

“放心,我不是你的敌人。”一只猫从太阳能板后面走出来,撅着屁股伸了个懒腰,趴在地上看着顾七。

它的头顶和背上是深浅不一的黄色条纹,有点像虎斑,下颌和四足为白色,脖子短而粗,鼻梁很直,体形健壮,双眼泛着绿光,给人一种威严的感觉,是华夏较为常见的狸花猫。

“魉?”顾七楞了一下,修炼成精的动物极为罕见,他从来没见到过,据说它们不喜欢城市的喧嚣和空气,都住在深山老林里,默默的修炼。

“不,我是祷师,你可以叫我苗仪。”狸花猫趴在那里,期待着顾七的惊讶神情。

“你好。”顾七点了点头,收回了锁链。

“嗯?你不觉得一只猫自称祷师很奇怪吗?”苗仪反而有些吃惊。

“都是动物,人类有祷师,猫为什么不能有?虽然我没听说过。”顾七说着俯身要去尸体。

“有意思。”苗仪站起来,迈着高傲的步子走向顾七:“不过听起来像是在拍我的马屁,莫非你听说过我?”

“没听说过,而且你是猫,没有马屁。”顾七认真的说道。

苗仪张了张嘴,像是在笑,又道:“那我问你,你是喜欢猫还是喜欢狗?”

顾七想了想,回答道:“都没什么特别的感觉,硬要我选的话,我更愿意接近猫。”

“哈!果然是在拍我的……猫屁。”苗仪的声音听起来很高兴。

顾七摇头:“我不认识你,也不会拍马屁猫屁。”

“那你说说为什么喜欢猫而不是狗。”苗仪看起来很兴奋,倒是符合猫的夜行天性。

顾七还是摇了摇头:“原因很简单,全世界每年有数千人被狗攻击致死,大多是小孩和老人,被猫攻击致死的人数为零;狗的攻击方式是嘶咬,伤口深,口腔里有大量细菌,猫攻击人的方式主要是抓挠,伤口浅,细菌数量比唾液少得多;猫在陌生人接近时会主动躲开或是示威,狗很少回避人,示威态度也不明朗,不会叫的反而更有攻击性,攻击突然而猛烈,所以我更愿意接近猫。”

苗仪打了个哈欠:“纯粹的理性分析,真没意思。”

“这些都是事实,不同的动物有着不同的天性,各有各的优点缺点,只是我习惯于关注缺点而已,和猫狗相比,人类才是最可怕的。”顾七点上了一支烟。

苗仪别过头去用后脚挠了挠下巴,说道:“好了,你回去吧,尸体我来帮你处理,重新自我介绍一下,我叫‘生魂’苗仪,原本也是人类,但是现在已经当不了人了。”

——————————

感谢灰▂色童鞋的打赏o

滦南县中医院
四川省第二中医医院
福州治癫痫病医院哪家好
绍兴男科医院
廊坊市癫痫病医院地址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