武道神尊 第五百八十章 再续战约

2020-01-16 14:44:14 来源: 松江信息港

武道神尊 第五百八十章 再续战约

第五百八十章再续战约

【本书读者群:~欢迎加入~】

满场人都是震惊,秦鸿居然与仙子再续战约,可真是好大的胆魄。破境成皇?传闻他不是遭天妒忌,终生无法破境成皇么?

为何秦鸿会如此笃定?

诸多人不明所以,不知道秦鸿的心思。

仙子见状,却也是皱眉,秦鸿此般应承,明显是在敷衍了事。但转念一想,却也觉得理所应当。

虽然她能压制境界,但终究是修为已达皇境,且已大圆满。境界即使压制,她举手抬足间依然能够带动天地道韵。

且突破皇境,勾动天地道韵加身洗礼,不仅仅是肉身洗礼,真元亦是被洗炼。故此一战,终究是不公平。

秦鸿有此顾虑也在所难免。

“要多久?”仙子问道。

“短则一年,长则三年!”

秦鸿平静笑答,却让演武场掀起了浩瀚风波。

诸多人都是不免回忆起有关于秦鸿的传闻,‘福缘深厚,却遭天妒,终其一生无法成皇。’

这则传闻出自玄天学府,是有人从长老堂得来的秘密。据说是大长老不慎吐露,从而迅速传开。

故此,很多人都深信不疑。

但此刻秦鸿却自信满满,言及三年内必破境成皇。这不免让人诧异,对传闻升起了几分迟疑。

秦鸿的种种作为,都不像是遭天妒忌的可怜人。看他的气势,明显是有能力破境的。故此很多人都是疑惑起来,对原来的传闻升起了质疑。

太子齐逸目光闪了闪,但转瞬消失,无人有察。

演武台上,仙子沉默了片刻,冰冷的气息似乎稍稍逸散了几分。得到秦鸿许诺,她居然罕见的不再逼迫。

“我希望你能够践行诺言,三年内定要一战。若不然,我会杀了你。”仙子冷漠的丢下了这番话,转身就走。

秦鸿闻言一笑,不禁问道:“那你可能否告知芳名,我若突破,定去海外寻你。”

“楚家,楚离情。”

清冷的身影传来,仙子已然踏空而去,竟是直接离开了演武场,不再逗留。

“楚家,离情?”

秦鸿不禁细细呢喃,这名字还真是高冷范。

演武场中,八仙桌旁,白袍青年微微睁开了眼,看向秦鸿的目光满是一种深沉之色。秦鸿那一句呢喃,焉能瞒过他的耳目。

离情?

这般亲昵的称谓,连他都没有殊荣品味,秦鸿居然敢悄声咀嚼。

白袍青年默不作声的起身,向太子齐逸辞行,转身离开了演武场。其他海外俊彦皆都陆续而去,不再逗留。

临去前,牧峰神色狰狞,面目怨毒的看了秦鸿一眼。那最初与牧峰同行的王曦则是笑眯眯的打量了秦鸿一眼,继而背手离去,脚步轻快,如雀跃般。

海外之人尽数离开,演武场凝固的气氛这才一朝散尽。沉寂的人群轰然爆发,喧哗声,震撼声,私语声,欢呼声不绝于耳。

一时间,演武场陷入了喧嚣嘈杂的境地。

不多时,远方传来脚步声,那些离去的皇朝人杰归来,身后引回来了一道道气息雄浑强大的青年。这些人都是帝都天骄,是皇朝人杰去请回来的救兵,意图救场,与海外俊彦搏一番威势。

但刚刚到场,却是发现演武**站一人,而海外俊彦则都已是离去。

探知消息,那些皇朝人杰皆都是面色古怪,看向秦鸿的目光满是幽怨。这家伙既然有能耐迫退海外俊彦,为嘛不早早出手?

而今皇朝天骄请回来,却让他们白跑一趟,这多难为情?

故此,一些天骄看向秦鸿的眼神有些跃跃欲试。但秦鸿直接跃下演武台,向太子齐逸辞行而去。

说走就走!

这让众人愕然,这也太快了吧?居然这么不给面子的就离开了。

诸多人杰哗然,却都无计可施,不可能挽留。故此演武场只余下各地豪杰宴饮,国宴持续了整整一天。

一天时间中,秦鸿独战海外俊彦的消息传扬开去,霸道胁迫海外仙子临尘献舞。其声名更盛,威势无量,天下震惊。

海外有仙子临尘,被秦鸿胁迫献舞一场。如此劲爆的消息,足以传遍天下,让人震惊又骇然。

一时间,秦鸿名传天地间,天下无人不知。

但对此,秦鸿本人却是不知不觉,他辞行国宴后,则便离开了皇城。不曾久留,须得抓紧时间磨砺己身。

三月后。

秦鸿回到了玄天城,借助着城中传送法阵回归了玄天学府。

秦鸿至今归来,距离离开学府已是十一月有余。

将近一年,秦鸿经历三次四次蜕变,肉身已然抵达一种极致。他浑身肌肤乃至骨骼筋络皆都呈现玉泽。不灭金身更进一步,隐隐约约要突破到一种崭新的层次。

故此秦鸿归来,意图借助某些东西更进一步。只需要再进一步,秦鸿就能够尝试着破境成皇,打破天道压制的桎梏。

离别一年,今日再归,秦鸿恍若有种如梦隔世一般。走在学府道口上,可以看到来往的行人少见了许多,多数都已是开始坐关,力求突破。

但偶有人路过,却也是匆匆而去。

秦鸿不以为然,直奔地院秦府。

地院中,偶见三五人聚集在一起,闲暇时议论纷纷。

“前不久,执法堂杨律坐死关而出,顺利突破桎梏,破境成皇了。而今威势更盛,一时无两,在执法堂中地位大增,曾获得长老堂的夸奖。”有人道出这样的消息。

“杨律破境成皇,实力更进一步,现在已经正式成为了学府内府弟子。有消息传闻,不久后杨律就将出发前往内府,不知道内府是什么样的地方。”亦有人附和。

“听说不只是杨律,陈鹤,邢无缺,孤云飞等人亦是暗中突破,现正在巩固境界,暂时不曾出关。他们皆都是三十岁之前破境成皇,已经是内定的内府弟子。”

还有人道出真相,是传闻的消息,不可考究,但想来不会有假。

“最近不知道怎么的,突破皇境的消息接连传来,原来天院的那些师兄几乎都开始出关,相继突破了皇境。”

“听闻博罗亦要出关了,破境就在朝夕,可能就在这几日间。”

有人道出了一则惊人的消息,资质出众的博罗居然要落后那些人?但无论如何,能够如此迅速的突破,还是超乎想象的。

“原来的那些天院师兄一个个的突破,勾起了学府的又一次坐关狂潮。那些半皇巅峰的人杰皆都磨砺坐关,陆续也有人窥探了皇境奥秘,恐将突破不远矣。”

“学府将大兴啊,如此多的皇境如雨后春笋而出,怕是学府高层都要倍受震动,会降下诸多奖励吧。”

有人艳羡,这将是一场盛事,一位位人杰破境成皇,值得庆贺。

“诶,你们听说过那个人的消息?他是否有破境的消息传来?”唏嘘间,有人忽然小声询问旁人。

“谁?”

“秦鸿啊!那个煞神,曾让天院师兄都亡魂皆冒的家伙。传闻他福缘深厚,遭天妒忌,无法破境。不知道是真是假,而今可有验证?”

“不知道,似乎从那次与博罗争锋后,已经一年没有他的消息了。不知道他是否亦在坐死关,没消息传回来啊。”有人疑惑。

“嘿,我看八成是没机会了,传闻多半是真。”

“当初的流言据传是从长老堂流出,是大长老不慎点透的消息,被人探听到了。故此传闻多半不假,秦鸿遭天妒的消息是真。所以,天妒英才,想要破境怕是没有机会。”

“若是如此,那可真是太可惜了!”

“秦鸿和杨律,陈鹤,邢无缺等天院师兄皆有间隙,当初曾践踏过他们。此番他们破境成皇,修为更胜一筹,恐将不会放过秦鸿。若是秦鸿无法破境,怕是难以苟活了。”

有人惋叹,对秦鸿的陨落很是感慨。

“这又能怪谁,是他太霸道,一言不合就动手,做事不留余地。现在后悔,怕是来不及了。”

有人嗤讽,不以为意。

对待秦鸿,天下人皆都有不同的看法,心思复杂。

“我看恐怕未必。”

突然间,远方有人传来笑声,引起了几人的注意:“秦鸿虽然遭天妒忌,但传闻有高人为他指点明路。若能做出不同道,寻出破立法,破而后立依然有突破的可能性。”

来人一身蓝袍,卓尔不凡,发丝扎束,如同马尾一般。他走近几人面前席地而坐,和众人笑谈。

“你怎知道?”有人质疑他。

“我自然是知道的!”

那人嘿嘿一笑:“世间事,都没有绝对,亦没有绝路。须知柳暗花明,大抵如是。秦鸿虽然遭天妒忌,但未必就是绝路。天道无情亦有情,不会断绝掉任何生灵的一切生机的。”

“所以,对世人而言的绝路,未必就是真正的绝路,或许,在那晦暗的绝路之前,就有着一条明灭不定的生路呢?若是闯过,未必就无法逆死而生。”

那蓝袍青年笑容温和,面容淳朴,像是邻家少年郎。

“说得好像很有道理,九死一生,大抵如是。不过,秦鸿遭天妒忌,他未必就能够走出一条生路。就算有高人指点,其能破而后立,怕也是需要一定机缘吧?”

有人质疑蓝袍青年的看法,表示出自己的疑惑。

“他一定行的!”蓝袍青年笃定的笑道。

“为何?”周围人皆都诧异不已。

“因为他是秦鸿啊,他福缘深厚,自然倍受气运眷顾。天道即使压制不认可,但总有认可他的。”蓝袍青年如此一笑,随即拍拍屁股起身,大笑着离去。

“福缘深厚,遭天妒忌又如何?武道征途,本就是逆天而行。谁人不逆天,不上伐天道?故此,天道若压迫,破了这天又如何?”

远方传来笑声,狂放不羁,带着一种霸道绝伦之气。那熟悉的气质,熟悉的口气,让得原地众人蓦然一震,霎那恍悟。

“那是秦鸿!”

中山市第三人民医院预约挂号
阳春市口腔医院预约挂号
福州治疗盆腔炎医院
南阳哪家治白癜风医院好
镇江知名白癜风医院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