无上鼎炉第二百四十七章见岳父求支持

2020-01-26 10:36:12 来源: 松江信息港

无上鼎炉 第二百四十七章 见岳父(求支持)

盯着这微小的树苗观看,墨尘终是确定轻儿心脏之中那股妖邪诡异的气息,正是从树苗小小的身躯上散发出来。只是现在这颗幼小树苗的表面,被一层黯红色的物质包裹,它所散发出来的妖邪气息,有很大一部分便是被这层物质给挡住。

想着这小树苗刚刚只是散出极小的气息,就刚没有防备的自己引得心神差diǎn失守,墨尘心惊小树苗可怕能理的同时,也很好奇是什么丹药竟然能将气息给挡住。

“罩厄丹……!”墨尘心中惊声,同时也是晃然大悟。惊声是因为这罩厄丹可是正经的六级丹药,炼制的难度和材料代价相当的不低。大悟那是因为他知道这种丹药对人体之内的剧毒和某些诡异难言的东西,都有很好的遏制的效果,跟之前自己给白雪莹吃的丹药,有异曲同功之妙。

只是墨尘看了一会之后,发现这层黯红色的丹药物质在挡住妖邪气息的同时,自身的表面也是会有一些减弱的趋势,难怪轻儿的爹爹叫她每天按时服丹了,要不然跟本就不可能有这效果。

“只是这丹药虽然的等级不底,拥有压制邪异树苗生长的效果,可这样显然不是长久之计,毕竟轻儿的爹爹自己不是炼丹师,哪能支付得起天天吃高级丹药的代价,难怪他要冒险去找断魂草啊⊥dǐng⊥diǎn⊥小⊥説,……”墨尘心中无奈的叹息一声,虽然他没能看出这颗小小树苗的底是什么东西,但光从它散发出来的妖邪怪异气息,就很让人不舒服,不用想都知道不是什么好东西。

必须要遏制它的生长!可是怎么遏制呢?墨尘心里嘀咕,却又想不出什么好的办法。这颗小树苗正好不好的长在轻儿的心脏之内,如果用强的话一但控制不好就会破坏到人体脆弱的心脏,除害不成还很容易让轻儿陷入万劫不复的深渊。如若不用强,让这妖邪的树苗持在心脏终有一天定会酿成大祸,到时后悔时晚己。

哎……!墨尘只觉大脑中思绪拧乱如麻花,哀叹出声,终于是体会到洛岳父为何宁愿意每天用珍贵的丹药遏制小树苗的生长,也没有用他强大的化武修为,强行摘除这颗诡异的定时炸弹。

动,不得,不动,毅不得……

墨尘最后深深看了一眼这颗小树苗,才是满不甘心的将元气神念从轻儿的身体里退了出来。或许轻儿的爹爹做的是对的,唯有先找到断魂草炼制出继魂丹,才能够有充足的时间为轻儿想出除去这颗邪苗的办法。

可是‘继魂丹’,墨尘只是一想到这三个字就头痛起来,要知道这可是七级的丹药啊,就算是挖空了他的大脑也想不出周围数大帝国,有哪一个炼丹师达到了七级的。

“希望洛岳父你已经找到了炼丹之人!要不然这事情可就难办了!小爷我虽然是鼎师,也没把握短时间内培养出一个七级的炼丹师”墨尘缓缓睁开眼,呢喃的轻声第一次将这位从没见过的便宜岳父捧到了高台。

“墨尘,轻儿的身体是不是特别糟糕了?”少年那丝丝流动的温暖元气从自己的心脏和身体内退出,女孩立马就是感应了出来,同样微眯起的修长睫毛睁开,清澈的乌黑眼眸中带着微微失落的道。

在她的记忆里,每次爹爹给自己查看病情之后,都是隐藏着一副愁眉苦脸的样子……

“怎么会!你的身体现在很好,干净的让我都羡慕,只是有一个地方出现了一diǎn杂质,我和你爹爹一定会想出医治的办法的,等治好了,轻儿可就是炼气大陆修炼资质最好的人了呢!”将体内的气息彻底压下,墨尘看着女孩失落的俏丽脸颊,毫不犹豫的便是选择了笑脸否认。

他不知道轻儿的爹爹当时是怎么跟女孩説的,只是在内心中相信,这个为女陔付出了那么多的便宜岳父,应该不会蠢到将事情説到没有回旋的余地。

“放心,我一定要想办法将你治好了,要知道,我可还等着将你娶回墨家呢,轻儿,该不会不愿意……”手指帮女孩轻捋过额前的青丝,墨尘浅浅的笑脸流露出不容怀疑的坚定与执着,却又是那么的暖人心肺,淡淡的声音説完,瞬间就让女孩将心底的失落忘掉九宵云外,一抹诱人的绯红犹如洪水泛滥,从女孩的玉颈直接涌到了耳垂之上,娇羞的脸颊甚至可以捏出汪汪的水润,惹火撩、人之及。

“墨尘这是向我求婚吗?可是人家没有一diǎn准备呢………!”眼眉微垂的不敢去看墨尘的目光,却又怕墨尘认为自己是拒绝,只能拧着羞涩的脸蛋微不可察的轻diǎn下巴,却又拉心墨尘没有看见,满是纠结羞涩之中突是听墨尘底沉惊声。

“有人来了,好强大的气息!”

“喀,是爹爹回来了吗?他説过十天之内会回来的,今天正好是十天了哦……”轻儿俏脸羞红未退,侧身疑惑的看了看门帘的方向,又突然想起什么,紧张的轻声道“墨尘你快离开,要是让爹爹看到可就不好了,前些时间他可是一天到晚説要把你怎么样呢……!”

虽然经过她的苦苦哀求,爹爹对墨尘的态度不再是一天到晚嘴上挂着杀字,心思细腻的女孩又哪里不懂,这只是爹爹不想让她多担心,口头上答应自己而已,等真正见到墨尘的时候,他会做出什么过激的事情,洛轻儿真的想不到,也不敢想……

“呵,如果我连岳父都怕,那以后还怎么在大陆上混”墨尘爽朗的笑了笑,微微放大的眼眸之中充满了莫名的自信与乐观,只见他伸手一招掌心中吸引暴涌,远处的一件脆绿色罗裙便是被递到了女孩的面前,墨尘起身手指轻弹了弹起皱的衣服,淡笑道“轻儿,跟我去见见你爹爹,要相信,他没有你想像的那么鲁莽……”

“真……真的吗?”有些不敢相信的眨了眨秋水眸子,女孩蹙起轻眉,终是敌不过墨尘平静的目光,乖乖的穿起衣服……

账篷之外,一个鹤发童颜的中年灰须男子坐在小院的桌边,沉稳粗重的喘气声不知道压抑了多少的怒火,只见他长眉一挑,圆润的眼珠转到那已经站在一旁正瑟瑟发抖的卢德三人身上,放在桌面的手掌微微一颤,只听一阵狂风卷过‘啪啪啪’三道清脆的巴掌响起,待风过尘落之后,便见站在一旁的卢德三人脸上都清澈的印着一个五指掌印。

几人身体霎时间就是软了大半,病怏怏的样子即不敢看更不敢説説话,只是每个人心中嚎念,墨尘啊,你快出来啊,天要塌了,救命啊。

“呵呵,什么风把洛老板给吹来了,卢德小狼高明还站着干嘛,赶紧到账篷里拿茶出来,记得要拿最好的茶……!”正在几人心中苦念之时,少年轻狂淡淡的声音如同天籁,将所有的目光都是吸引了过去。

果然还是墨尘兄弟狂啊,我们马上去倒茶!卢德几人眼珠放亮,哪里还敢停留当下一溜烟就没了影。

“你就是墨尘!”小院中,洛老板细圆的眼眸如鹰鹫般犀利,中气十足的底沉声音却是在墨尘耳中如轰雷炸响。

火药一触即发……

(嘻嘻,虽然宝弟还没有岳父,可小爷若是岳父的话,是决对不会让主角经松的,大家释目以待)

上海长海医院预约挂号
泰兴市中医院预约挂号
南昌的癫痫病医院
陕西哪所医院能治癫痫病
河北治疗子宫内膜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