凰谋天下

2019-06-24 21:29:20 来源: 松江信息港

<P>这一年开春的时候,她望着天边的阴霾,觉得这可能是人生中冷的记忆了。南方的凌王败北,向来对凌王衷心不二的武陵侯瞿偓也被大渊的势力瓦解,剩下的就是北方的桐封王了吧。若再次遇见她,司空珏会怎么做呢?摇头,再摇头,她真的不是道。鱼璇玑是司空珏心中永远抹不去的存在,宛若生长在血肉之肤中,深深烙印下的印记。而她青菀至始至终都是他们故事之中一个旁观者,怎么也插足不了。九天冥冥,司空珏,你的眼底除了她还能看见别的人么?三月春光明媚,哪怕身处在北方还是能感受到春意的漫漫。“青菀姑娘,我们要回去吗?”陪着她出来的小丫鬟抱着件绛红色缀着珠玉璎珞的披风,垫着脚尖给站在河边吹了一上午河风的青菀披上。不过十三四岁的模样,却比同龄人个人显高些,可脸蛋圆滚滚的肉还是曝露了她真实的年纪。静静想着自己心事的青菀恍似没听到小丫鬟的念叨,一双翦瞳沉寂着,如眼前的河流,纵然有流动却始终都流不出那个坎。“青菀姑娘,天快晚了,我们回去迟了不太好。”小丫鬟怯怯地说着,“苏侧妃说所有人必须在城门下钥前回去,天黑后没有特别的事情不能离开王府……”眼看天都要黑了,青菀姑娘到底在想什么,站了一天难道都不累吗?小丫鬟奇怪地瞅着纹丝不动的她,心里狐疑时又有些着急了,青菀姑娘是王府的贵客,苏侧妃不会惩罚她。可自己只是才进府不久的丫鬟,而且她听好多姐姐说,美丽的苏侧妃惩罚起人来可吓人了。呜呜,她才不想被罚,呜呜——许是听到了她内心的呼唤,神游不知何处的青菀忽然间出了声音:“夹桃,你先回王府去,我顺着河边走走,会在天黑前回去的。”“青菀姑娘?”夹桃歪着脑袋呶呶嘴,略有担忧道:“外面乱,夹桃担心……”“回吧。”青菀摇头,指了指远处停着的马车,让夹桃跟着车夫一起回去。夹桃忧心道:“青……”“走!”小丫头心倒好就是有点啰嗦了,她勉强地笑了下,提着裙边沿着河岸朝着前面缓缓而行。踌躇不知该怎样的夹桃见她背影越行越远,跺跺脚张望半天还是决定先回王府去。日落西山美的场景,是天边灿烂的云霞,好似将一生中的瑰丽都盛放在了黑暗前。她忽然想起一个典故,飞蛾扑火奋不顾身,那晚霞估计也是这样的吧。徐来的微风吹拂着,脸上微微有着冷意,白日暖和些到了早晚还是冷的。她下意识地拢了拢自己的衣袖,看河岸已经走完了便向去周边看看。步上隐在青青芦苇中的拱桥,豁然见有人拦住了她的去路。而那人——青菀看清来人的面目,惊得兀自后退,靠在了桥墩上。“族长?”怎么会?族长爷爷为什么会出现在炎京?不过,他来这里定然不是访友云游,而是抓自己回去,青菀此刻方寸大乱。她决不能在这个时候回方诸山,绝不行。穿着黑纱大衣,头上戴着墨色斗笠的老者一眼就捕捉到了她眼中闪过的诸多情绪,声音一厉:“还知道我这个老头是族长?你当初偷偷盗走我族中灵药,跟着别的男人跑出方诸山的时候怎么不好好想想?”“族长,青菀有罪!”逃是无用,方诸山灵术博大精深,想要找个人也是有法子的。青菀咬唇膝盖一弯直挺挺地就跪在了拱桥石板上,闷闷的声音中有轻微的骨骼错响。满是怒容的老者在听到后,眼中浮着一抹不忍,本想呵斥的却找不到什么重话说。这个孩子是他们方诸山中有潜能天赋的,从小就被当做族长继承人来培养。谁想到,却为了一个情字背弃了族人,想得到的却始终没拿到手。哎,除了青菀,还有个不省心的盘羽。他自小就有雄心,奈何身世凄离,方诸山偏安一隅怎会困住他一生。对于盘羽的未来,他跟族中长老们商量过的,那个孩子是无意中被带入方诸山,不属于这里自然是要离开。然而,离开后的后果是什么?伽罗关问剑山的事他也有所耳闻,那么多的杀戮只怕会给来生带来更大的悲厄。对于盘羽,存在是悲苦,往生是极乐。纵知他结局,可当真应验的时候还是让他心中愕然。“青菀,你跟我回去,逃离之罪我们不会再追究你。”族长沉吟半晌,给出了的让步。青菀是在他们眼中看着长大的,是方诸山的未来,不能再搅合在大陆的诸侯争霸事情中的。至于那个桐封王,他自有他的命数用不着自己去做什么。这世间的事都是注定,拼命挣扎或许改变了过程,结局却不变。他无能为力,也不想让青菀这样无辜地搭上。“不,我不能在这个时候走了。”想也不想,她猛然抬头态度坚决地拒绝。老者恨铁不成钢地怒瞪着她:“旁人的命途你为何就要插上那么一脚?你自小修行,难道不知强行逆转只会害了那人和你自己么?”疯了,陷入情网的女孩子真的无知的。“爷爷,我不走。”就算他说破了嘴皮子她也不会走,一串泪珠从眼眶中滚出来,她却扬着嘴角朝他笑起来:“我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她就是那扑火的飞蛾,明知会被烈焰灼身还是义无返顾地扑上来。<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43/43067/">重生魔兽之战法双修</a>只有她知道,就算化作飞灰,也在落在蜡泪中。这样,就能永远跟他在一起了。想得到一个男人,还是个不爱自己的男人,她想过千万种方法,包括那些卑鄙无耻的。可她终究没有那么做,她不想那个人对自己寒心。喜欢他是自己的事,喜不喜欢自己就是他的事,只要自己还爱,能看见他安然无恙不就好了?“哼,我看你是瞎了眼瞎了心,你真的知道自己在做什么?唤灵**,就是族长长老也不敢轻易启用的灵术,你竟然为了那桐封王宁愿自毁修为伤及自身!青菀,老头我一直认为你素来冷静,可你如今做的种种真是让我……”老者怒极而斥,恨不得找条鞭子抽在她身上,把这个榆木疙瘩给打醒。绚烂的晚霞渐渐陨去,黑暗徐徐铺上来。她仍旧笑着,却好似灵魂出窍了般喃喃道:“我只是想让不让他反感的方式保护他,再也不伤他的心……”唤灵**,看到的岂是虞诀和司空天的爱恨纠葛,原来他们方诸山的前辈灵女醉伶仃也夹杂其中。今世九幽摄魂涤洗的是鱼璇玑满腔的恨意,更是司空珏痛不可言的殇。看他整日呆在清心阁不见任何人,她比谁都痛苦。这世上折磨人的,大抵就是一个情字,逃不脱情的网,挣不开爱的枷锁。她已经无法回头,哪怕前方就是火海她也要步步向前,坦然赴死。“你这是何必,根本就改变不了桐封王的宿命!”老者痛心地呵斥着。青菀微微地笑着,摊开手埋头朝着老者恭恭敬敬地磕了三个头,是决绝,是不屈。她眼中蓄满了泪光,慢慢站起身子来,淡然如风般的口吻对着老者说道:“爷爷,喜欢他从来都是我一个人的事,无关旁人。”什么付出,什么代价全都不在她眼里。忽然间,她才发现自己是世上穷的人,缺失得连自己都不是自己的了。“你这样执迷不悟,会……”被这不孝的丫头气得险些咬住舌头,老者窝火地朝着桥上就是一掌,瞬间打垮了半边桥。然而,他的怒火完全没有感染到神情凄迷的青菀,回望着桐封王府的方向,她轻声言道:“很快,他就要到云潼关去了。我,在事了后,就跟您回去。”“真的?”以为自己听错了的老者忙掏了掏耳朵,不确定地盯着她:“你说是真的。”颔首,她不悲不喜地背转身体,双手垂下在两侧缓缓离开。天边的一抹残阳如血,照映着那素色的寂寥背影沉入黑暗里。断桥边,芦苇萋萋,老者一人站在那高高处看着渐行渐远的身形,眸地淤积了厚重的复杂。青菀啊,你如此选择,把自己都赌在里面,真的不悔么?……六月,桐封王携一干大将纷纷前往云潼关,于大渊和帝月一较高低,以整天下。微微雨夜里,房檐滴雨打在芭蕉上,“这是?”看着被丢到眼前的像是古籍的东西,司空珏如玉的容颜上笼罩着淡淡疑惑,举头望向她。“鸣音生死棋是上古残卷中记载的阵法,你虽阅览群书却也对此知之甚少,想要赢了赫连烬夫妇难如登天。我只是,送点有用的东西给你。”紫烟罗的罗裙着身,广袖轻纱外衫一罩,她人恍若置身烟云中般。可是,那张脸上已经看不到寻常惯有的微笑了,幽寂得找不到一丝表情。司空珏微微恍惚,像是看到了另外一个自己。一面镜子?竟不想,他在此刻的青菀身上找到了些熟悉又陌生的感觉。“你回方……”“等云潼关事了,无论你胜败,我都会回转方诸山。”她已经答应了族长,这是无可改变的事实。留下,不过是为了实现那个诺言,成全心底的执念。坐在桌案后的司空珏微愣,继而点头便再没说什么。青菀能离开这里,对她自己无疑是的。这烦乱的大争乱世,不该扰了她方外人的清净。孤灯一盏,他披散的墨发散在肩头后背上,影影绰绰恍若中一尊清月寂皎幽若。青菀转开的身子又转回来,怔怔地望着埋头书写的他,启唇问道:“司空珏,你就没有什么要跟我说的吗?”他抬首来,浅棕色的凤眸里氤氲着浩瀚烟云的波憰。唇瓣微抿着,他在望了她许久后,就要摇头。青菀在他动作未出前快一步出声,扭头故意不让自己去看他此刻清寂的神情:“不用说了,我都知道。”她青菀之于司空珏是什么,在很早之前就有了答案,一直以来更是从未有含糊的时候。只是她看不穿,看不透。也罢,如此执迷,也就这一次了。“司空珏,其实活着挺好的。你从来都是为旁人而活着,哪一天也该为自己活下去。或许,你会发现那样子的生活其实并不糟糕。”从今后要好好照顾自己,就算不在同一片天地,也要让我知道你过得很好。起码,比我好。转身,罗裙掀起一扇飘渺的弧度。眼角淌出泪滴,沾染了美丽的面庞,似雨后的花朵脆弱得让人无端生怜。她决然离去,带着从来没有的果断,消失了无边夜色里。手中握着狼毫笔,凤眸瞳色忽而幽深,司空珏似有思忖地凝望着她离去的方向,好似有股再也不会相见的感觉。是他的错觉?还是他近想得太多了?<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46/46627/">武神血脉</a>不过,不见或许对大家都是好的吧。这一战,大多人的命运就被定下来了。他扬唇哂笑,嘲讽自己的悲天悯人。时至今日,他也不清楚自己这么做真的是为了苍生还是因为一己之私。……青菀消失了,自那夜后便再也没出现过。侍女将这消息送来时,司空珏有刹那的怔怔,望着云潼关上的万里碧空久久无言。没人能看得懂如那如天神般的俊美无俦的男子到底在想什么,就是跟了他二十多年的巽风也不懂他冷淡容颜下想要掩藏的是什么。六月初六,又是夤夜风霜凉,他在高楼上迎风而立,任由夜风吹乱他的乌发长袍。乌黑的天际,寂寥稀疏的星辰镶嵌其上,他保持着那动作从夜深至天边晨曦初现。“王爷!”巽风在暗处陪着站了一夜,看天光越发亮,还是从阴暗中走出来。晨露微微打湿长发,他面容恍若笼罩着薄薄的水雾,在晨光四射的清晨,被风吹动,一袭雪白镶着银色回纹边的长袍上朵朵玉簪花仿若有了生机般竞相摇曳。唇形优美的唇瓣有着干涸的迹象,稍稍抿动他扭动过僵硬的身体问:“大渊和黑甲精骑兵临城下了?”“大渊前来的人很少,主要是黑甲精骑。”那两人都懂了王爷的意思,带再多的人来也起不了多大的作用。巽风又沉默了,刚硬的脸部轮廓上是对未来不知的茫然。就算王爷不说,他大概能猜得出他的决定。那些早早准备的东西,难道不是为了善后吗?“好。”终于能结束了,从今以后再也不用折磨着谁了。回房简单梳洗,换上战甲长枪。外面,侍卫已经把坐骑牵来。他翻身上马,一身银色的铠甲穿在身上沐浴在阳光中,宛若天阙高高在上的神祗。一声马嘶,那人策马而去,马蹄卷起阵阵尘沙,迷了所有人的眼。巽风跟着一干心腹急急登上城楼,宽阔的战场上,那三人呈现鼎足之势驻足而立。战场上“站住!你的孩子尚不到周岁,你就忍心他从小无父无母?”他长枪一横挡住她的道路。“没有赫连,烨儿就不会有降生的可能。烨儿是小,可他并不是天底下可怜的。没有了父母,他还有黑甲精骑和陨圣楼以及白家人的扶持,会有人如待亲生般疼爱他照顾他长大。可一旦赫连不在了,我独自留在这个世上就没有多大的意义。”她似被激怒了,可那双能蛊惑着人的墨玉瞳中却满是不可否定的笃定。“为一个男人要生要死的,你觉得值得么?”为司空天如此,为赫连烬亦是这般,如此执着难怪发现司空天的背叛后她会对自己那样决绝。她毫不迟疑地回答:“他是赫连烬,这世上的赫连烬!”他是赫连烬,这世上的赫连烬!她的话在耳畔重重回响着,纵身便飞向阵中。那样义无返顾,迫不及待生死相随,让他在刹那间茅塞顿开。微风卷着黄沙,他喃喃低语:“那我送你们一道入黄泉,可好?”独身入阵,似有惊涛骇浪,掀起万丈黄沙,直捣苍穹。两军,惊。……司空珏长枪入地站在阵眼中,垂眸似入定般纹丝不动,神识灵似在此刻出窍,遁入无边沙场之中。鸣音生死棋乃上古奇阵,古往今来多少能人异士都不能堪破其一二分。有青菀相赠的古籍也不过是能窥探些皮毛,此阵法一旦催动便是不死不休。全靠他一人,阵法的功效也发挥不出什么来。不过,也并不是全无办法!阵法催动,外面的世界顷刻变幻起来,赫连烬和鱼璇玑两人的动作被他看得一清二楚。离位主火,恰是五行中为难测的诡地之一,离龙魂自凶兽中而来,沉睡万年便是一朝苏醒欲毁天灭地。赫连烬的运气真不好,偏偏遇上了这么个位置。火的世界,激烈而澎湃,纵然是操纵之人,也感觉到一股超越自身能力强大力量试图逃脱掌控,反而控制施控之人。两项抗衡,明显是自己力不能敌。司空珏骇然,才知这上古奇阵就怕是残阵都不让人无法招架,遑论完整的阵法。此刻,别说利用阵型之变对付赫连烬或是鱼璇玑了。他俨然成为了阵中之物,也是受困之一。这便是俗话说的,偷鸡不成蚀把米?缚于阵中,不得出入半寸之地,虽能看清八方变化,却是身不由己,若待宰死物。他恍惚明白过来,原来书中有句话说的,天下为祭身先死便是这个意思。要以此阵诛伐天下,便是用启阵之人的骨血祭奠。赫连烬和鱼璇玑努力破阵,而阵中怪物所受的伤全是应在自己身上,他却无力还击,只能被动承受。倏然,天外忽来一股金色光芒涌入阵中,与阵法邪力相抗衡。那无形的束缚忽然就消失,取而代之是完全控于他手中,足可呼风唤雨的力量。宛若潜龙出海,神识于离位火龙相融,一场人龙之战转瞬间便成了两个人的战斗。受困其中,灼烫的热力几乎烫伤他的皮肤。赫连烬背水一战,人枪合一贯穿火龙。砰砰砰,整个世界中充斥着喧嚣。火龙消失的刹那间,好似柄利刃刺过胸膛,握着长枪的手收紧,他双眸蓦然睁开口中鲜血破口而出。<a href="http://www.heihei168.com/5/5304/">重生之千金</a>远方山顶,青菀盘膝坐在平坦之处,双眸轻阖运起灵力,周身渐渐泛起淡蓝颜色的光芒,怀中晶莹如雪凤凰玉佩缓缓升腾,悬在半空中带着耀眼的金色光芒轻轻旋转起来。她嘴唇翕动无声念着无人能懂得法咒,凤凰玉佩所散出的光芒更加耀眼。偏在半刻钟之后,散开的力量猛然弹回来,半空中的凤凰玉佩蓦然炸开,无法收拢的力量四散将她生生地震倒在地。“司空珏!”呕,侧头满口的血水顺着嘴唇的缝隙流出来。惊慌失措地望着云潼关那边飓风交缠的沙场,脸色骤然苍白。单手捂着剧痛的胸口,再度盘膝运气灵力,忍受着身体寸寸撕裂的痛感,额头上滴出的汗水如雨而下。下唇被牙齿咬破,血腥气息冲鼻,双手艰难地抬起来,像是被什么无形的阻力所阻碍到,每一次都分外艰难。当手掌抬到胸口位置时,淡淡金光在眼前绽开,没有支撑的身体疲软倒下。待光芒暗下,穿着银色铠甲的男人双目紧闭,嘴角还挂着一丝血迹,宛若沉睡般再也撑不开眼睛。他胸前,一道细长的伤口正缓缓地流淌出殷红的血液,宛若开在冥途上的两生花,将身下一方土地染得妖艳刺目。“司空珏司空珏……”她挣扎着爬起来,满带着哭腔地喊着他的名字,可他就是闭眼好像什么都听不到般。青菀扑上去,抱着他的身体眼泪潸然而下。在得知他会用鸣音生死棋跟赫连烬他们一较高下时,她就猜到他是不是想用自己的命来结束这一切。果然!果然!活着已经是那么痛苦的一件事亲了吗?为什么他不肯听自己的好好活下去?司空珏,你知不知道,你做的每件事都好伤人,好伤人啊!世界崩塌了般,她哭得肝肠寸断,声音都快喑哑了。司空珏死了,他就这样死了?这个吝啬的男人,在他死前都不跟自己好好道个别,就这样不顾她的感受死去,让她如何承受?为什么要我活着承受你离开的痛苦?不,你不能就这样死了?哪怕痛苦,也是你要受的!你这可恶的男人,我不会让你走得这么潇洒!她收敛悲恸的神情坐好,左臂伸开手掌贴在他胸口上,右手食指和中指并拢顺着左臂从上往下逼着灵力凝聚在左掌之下,手心淡淡的金色光芒源源不断地溢出转入他流血不止的伤口上。渐渐地,他伤口徐徐愈合再也流不出血液来,可她的脸却是苍白得几乎要透明了。体内一丝灵力榨干,她整个人虚脱地倒在地上,衣裙上染上他身上流出的血,宛若生了朵朵妖异的梅花。用手肘支撑着支起半边身体,手指颤颤地抚摸上他美得让人迷失的俊颜上,眸光迷离而涣散。指尖的冰凉就是她自己也感觉到了,行将就木便是如此吧。她抿唇轻笑着,想起初遇的时候,方诸山碧海之上他们乘船而来,他在船舷上一袭白衣飘飘若谪仙般。那时候,她一眼就被那温润如玉的男人给惊了眼,世上当真有如此好看的男子。哪怕赫连烬也是绝色,可在她看来赫连烬身上戾气太重,不如司空珏温柔的好。那一眼的沉沦,是否注定了她会为他殒命至此?渡命之术,违背天道,必受惩戒。可是司空珏,我已经顾不得那么多。与其让你死,倒不如让我独自一人去往黄泉。或许,一杯孟婆汤,这一生的爱恨纠缠便全都没有了,这世上也不会再有叫青菀的女子对你苦苦纠缠。四肢渐渐冰冷,她灼灼目光凝视着还在昏聩中的司空珏,俯身下去在他耳畔道一语:“司空珏,这是我能为你做的一件事。此后,天涯相隔再不相见!”山崖上风起阵阵,满地落叶被卷起随风飘往无知的地方。她用着的力气站起来,罗裙上腰带风舞,满头青丝瞬间白雪,唯有面盘还保持着年轻的模样,可纵然如此也掩饰不了那大势将去的迹象。脚步挪动,她木然地看着前方走到悬崖边上。雪白的发披肩,扭头去看向血泊中的男子。一眼,记住他的眉眼,镌刻在灵魂深处。司空珏,喜欢你,真的只是我的事!纵身一跃,留下凡尘所有的眷念,若白色的蝴蝶翩翩飞坠悬崖深渊之中…………兴业八年,南方某座边陲小镇上的郊外。正是夏日午后炙热的时间,竹影斑驳的清凉竹屋内,一曲琴音伴随檀香袅袅,坐在琴几后的男子微闭着双眸,双手置于琴弦上结束了这一曲。“师父,你不是说这首曲子是为了祭奠一个人吗?”今天明明不是那人的祭日,师父怎么会弹起这首曲子?**岁的小男儿用手抓着脸,一副想不通的模样。乌黑的长发用白色丝带束起半绺,两鬓有短促发丝垂坠着,遮住了他绝色的容颜。微抬下颌,凤眸中蕴着让人看不穿的幽深,他浅笑而语:“想起了,便是祭奠,不在乎哪一日才能如此。”有的人或许从没被放在心上过,可一旦记住便是怎么也抹不去的深刻。他扬唇,却是绽出苦笑。青菀,你做到了!------题外话------司空珏的番外,但是我觉得自己写的太干瘪了!呜呜!好对不起痴情的青菀!新文已发,小伙伴们快去支持吧!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P>

包头癫痫医院哪家好
济源的治疗癫痫医院
铜川哪家专科医院治白癜风好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