至尊符神第二百七十七章郎情妾意

2020-01-26 19:11:21 来源: 松江信息港

至尊符神 第二百七十七章 郎情妾意

若夕只觉辛焱的手就象一团火一样,凡是他手掌所抚之处,莫不有一种酥麻的感觉,从胸部游移到腰部,又滑过了她的xiǎo腹,紧跟着,竟又向下探去!

“不要!你这个坏蛋,快停下来!”

若夕嘴里发出呜呜的喘息声,秀臀微扭,柳腰乱摆,似在乞求他不要再继续,可是她的心中又隐隐有一种渴望……

辛焱的手在她的身体游走,激起一波又一波无法描述的电流,流遍全身,使若夕的心脏产生了一阵阵的悸动,一声情不自禁的呻*吟冲出了她紧咬的唇角……

若夕欲拒还迎的神情,更激起了辛焱的欲*望,他不顾若夕的扭动挣扎,右手径直向下探去,解开了她系在腰间的绢带!

“不要……不可以……”

眼看自己最后一道防线也要失守,若夕发出一声惊呼,拼尽力气想要阻止辛焱,可是哪里抵得住辛焱力大。而且,此时的她,早已在心底已暗暗将辛焱这个害人精当成了自己生命中最重要的人,她闭上眼睛,瘫软在金青兽皮上,一任辛焱摆布了……

(此处省略三百万字!)

月色如水,透过碧云飞舟的舷窗,照拂在金青兽皮之上,洒下一片皎洁的莹光。

在碧云飞舟内一片狼籍,两人的衣物被扔得到处都是,空气中全是荒唐的气味,这一切都像在提醒人们,这里曾经发生了一场“大战”。

若夕玉体横陈,躺在一堆零乱的白绫衣裳之上,身上仅有一袭轻纱遮住要害之处,她的胸口微微起伏着,半天没有动弹,她还沉浸在刚才大战的余韵之中……

辛焱是那样的贪得无厌,是那样的粗暴和狂野,他变着花样,一刻不停地在她身上折腾,让她好几次都觉得自己要死过去一样,这让她想起来就会一阵阵不由自主的颤栗。

特别是当辛焱使出《合*欢大*法》后,她的身体竟然会主动迎合他,被一次又一次地推上极乐之境,一声又一声地呻*吟和尖叫。然后死死地把辛焱抱住,生怕他离开自己的身体……

“或者,那就是所谓的魂升妙境,魄生精华吧……”

一想起当时那种奇妙地感觉,她就禁不住一阵阵地颤抖。

恰在此时,辛焱爬了过来,他顺手扯过若夕所着的外衣,披在她的身上。谁知道衣物才着体,若夕却发现有些不对劲,她伸手一摸,这才发现衣物之上竟沾了一大滩地湿滑无比的东西,还散发出一阵浓重的腥味……

“你这坏蛋,把我的衣服又弄脏了!”

若夕一下就明白了,这是怎么一回事。她挣扎着坐起来,狠狠地擂了一拳辛焱,脸上娇羞无限。

辛焱却一把抓住若夕的手,説道:“要灵石没有,要命倒是有一条。要不,我身债肉偿吧。”説着他作势要将若夕搂入怀中……

“不要……快滚开……”

若夕吓得花容失色,她已经被辛焱这个害人精折腾了足足四五个时辰,全身就如散了架一样,那里也犹自是一阵阵火辣辣的痛,实在是再也承受不住这个害人精的伐鞑了。

“嗯,那就只好记账了。”

辛焱虽是竟犹未尽,却也知道若夕不过是初经人事,她的身体还禁受不起这般刚猛暴烈的征伐。他在若夕的身边静静地躺下,轻轻地搂住若夕的身体,在她那滑如丝绸的皮肤上轻轻地抚摸着

“你这坏蛋!”若夕娇嗔了一句,却没有挣脱。她静静地躺在辛焱的怀抱中,如同一只飞倦了的xiǎo鸟回到了归巢之中一般,感觉既温暖又安全。

辛焱和若夕静静地搂抱在一起,良久良久,两人都没有説话,谁也不愿意打破这静谥而美好的气氛。

……

“到底是谁?居然杀了我们的爱徒?”

“你们之中,若是有人敢知情不报的,或有半句虚言的,就灭其宗族,寸草不留。”

四个身形高大的黄衣人站在无名山谷中,发出一阵阵让大地震颤的怒吼。

跪伏在他们面前的,是一大群汗出如浆、面无人色的修者,其中不少人都是名闻一时的金丹高手。但在此时,这些平时高高在上的金丹高手们,却不得不像狗一样趴在地上,任由眼前的四人怒斥责骂,唯恐四人的怒火降临在自己的头上。

原来,这四个身形高大的黄衣人是在北地诸界赫赫有名的四大元婴高手——四灵神君,当时四人正天南办事,惊闻自己嫡传的弟子四灵真君遇害的消息,便急匆匆地赶了过来。

待四人赶到无名山谷时,却发现凶手早已离开。他们勘察现场之后才发现,杀人的现场被人动过手脚,而且这人的手段极其高明,连一丝气息线索也没有留下,让他们想追踪也无从下手。四人盛怒之下,便将附近的修者势力全部抓了过来,试图从他们口中得到有用的线索。

但是问了半天之后,他们只是得知对方是乘坐一艘xiǎo型的碧云飞舟而来,之后又是乘碧云飞舟而去,杀人者是一个左手持剑,右手执爪的家伙,别的他们就説不清楚了。

青龙神君指着身前的一个金丹修者説道:“吕安和,你当时也在现场吧。你来説説,四灵真君是怎么遇害的。”

吕安和听到青龙神君diǎn到自己的名字,脸色煞白,脚下都是一阵地颤抖,他陪着xiǎo心,説道:“在下所见,与各位道友所述都差不多。来人十分嚣张,杀人之后,居然在此地又逗留了四五个时辰,方始离去。这是在下当时录下蜃影,还请四位神君过目。”吕安与灵真君是好友,对四灵神君的心性喜好,远比一般修者所知道的要多。据他所知,四灵神君喜怒莫测,极难伺候,而且,他们最不耐烦的就是听废话,刚才有两个家伙就是因为啰嗦,被四灵神君当场活撕,鲜血和内脏洒得到处都是,弄得现场一片血腥。

四灵神君拿着玉简看了片刻,神色顿时变得凝重起来。四灵真君是他们的嫡传弟子,修为俱已到了金丹后期,四人联手合击之下,就是对上元婴高手,也有一战之力。没想到却挡不住蜃影中妖异男子的一爪一剑。

可是,让他们震惊的是,饶是他们纵横修界数百年,阅人无数,却也从未听説过有这么一个擅使爪和剑的高手。

玄武神君道:“我观此出手,既狠又快,远非寻常金丹修者,但是从他身上的气势看,却又像未曾凝婴,真是咄咄怪事。”

“嗯,以未达元婴境界的修为,却能在瞬间袭杀他们四个,也算得上一个异数了。”

朱雀神君若有所思地説道:“难道此人是哪一派新出山门的高手?又或者此人刻意隐藏了修为。”

白虎神君却道:“不管他是什么来头,反正此仇非报不可。”

青龙神君diǎn头道:“此人实力不俗,当不是无名之辈,我等只需留心寻访,自不难查探到此人的来路?”説话间,他却将目光投向跪伏在他们面前的众修者身上,眼中闪过一道凶狠的光芒。顿时间,一众修者都只觉一股凶蛮霸道的威压落在自己的身上。

在这股可怖的威压之下,即便是修为最高的吕安和等数名金丹大圆满修者,也无不面如金纸,他们哪怕是拼命地调动全身灵力抵御,也根本无法动弹身体;而一些修为较低的修者,由于承受不了这股可怖威压,纷纷灵力失控,一些人甚至当场吐血身亡。

“不好,这四个老怪物又要大开杀戒了!”吕安和心中闪过一个危险的念头,他拼尽全力,终于挣脱了青龙神君的威压,他不敢怠慢,不顾一切地发动遁法,企图逃走。

“哼哼!在我们面前也想跑?”

白虎手指一diǎn,一道白光便透指而出,轰向吕安和及周围的修者,顿时将吕安和在内的十多个修者轰成了一团血雾。

“啊!这四个魔头要杀人泄愤了。”

“不好,快跑!”

在场的修者看到这一幕,无不心头大骇,他们纷纷不顾一切地运起灵力,想要逃跑。但无奈四灵神君早已封锁了空间结界,谁也跑不出去。

“死!你们都得死!”朱雀声音中全是愤怒,不知几时,他的掌间,已凝成一个道惊天烈焰。

“不要!四灵真君遇难确实是与我等无关啊。”

“是啊,我们焚家与四灵真君向来交好,他们的死讯,还是我们第一时间报给你们的啊……”

“我们张家老祖在北俱庐州任供奉,请四灵神君不看僧面看佛面,饶了我们吧。”

“我们吴家老祖在昆仑战部啊,请四灵神君开恩,饶了我们的性命吧。”

……

一时间,底下的修者们一片哀号,纷纷向四灵神君求饶乞命。

青龙神君冷笑道:“四灵神君被杀之时,你们就在现场,怎么不出手相助?对方再厉害也只有一人,你们这么多人,若是一齐出手,难道就拿不下他?哼哼,你们这群废物,活在这世上又有何用!”

説着,他一掌劈下,一条巨大青龙便从天而降,青龙双目粗大如灯笼,全身带着凶蛮霸道的气息,它发出一声狂吼,径直化作一道青光,扑向在场的修者!

与此同时,白虎、朱雀、玄武也一齐出手,纷纷唤出白虎兽、朱雀兽、玄武兽向在场的修者扑去,一时间,无名山谷前成了一座人间炼狱。

……

当清晨的阳光透入舷窗时,辛焱才终于从睡梦中醒了过来,不过,他却没有立时起来,反而懒懒地躺在温暖的被窝之中,享受人生中这难得地片刻清闲。

“害人精,都日晒三竿了,你还不起来。”

就在这时,若夕端着一大盘灵食,其中有晶莹润泽的灵果,还有几样精美无比的糕diǎn,盈盈而入。

“好香!”

辛焱一骨碌爬起来,伸手就要拈食盘中的糕diǎn。若夕啪地在他的手上打了一下,娇嗔道:“快去洗漱,不然不许吃。”

待辛焱洗漱完毕,再进来时,发现若夕已将盘中的灵食和餐具都摆放好了,她甚至还打开了一个五品音圭。在音圭悠扬的乐声映衫下,一个娇柔无比的女声显得更加悦耳,正在播报修真要闻。

“各位听众,这里是北地战频,下面为你播报本日的最新要闻,今天的要闻内容有,金莲城自妖魔入侵以来,通往各界的传送阵法未能全部修复,商道不通,以致各种灵草和灵药的价格飞涨……”

若夕待辛焱入席,便调xiǎo了音圭的音量,柔声説道:“试试吧。看看我的手艺能不能入你这个炼食高手的法眼?”

辛焱嘻嘻一笑道:“我哪里懂什么灵食之道,不过是跟师傅学了些皮毛罢了。”説着他用叉子叉起一块糕diǎn,并没有急着吃,他先观其色,再闻其香,然后才轻轻尝了一xiǎo口,他略一思索,便道:“好吃,这是用五品金香玉花磨粉,再添加了十七种香草精制而成的,色泽鲜美,其味甘美,香而不艳,堪称五品灵糕中的精品。姑娘真是好手艺。”

“我不过是闲来无事,跟着柳姨学的罢了。”若夕听着辛焱的称赞,十分高兴,她夹起一块绿色的糕diǎn,送到辛焱面前,説道:“你再试试这个。”

辛焱接过糕diǎn,送入了嘴中,品味了片刻,便连声赞道:“好吃,这是绿松糕。精选五品的绿松子,再辅以青萝、番天竹、青石叶、碧青香、百里青、紫叶荷等十一味灵花灵草炼制而成,最难得的是,这味绿松糕中掺入了一钱苦莱子,让糕diǎn中多了一丝甘苦,少了几分甜腻。嗯,好吃,好吃!”

若夕惊呼道:“你连这也尝得出来?这口鼻都赶得上灵狗了。”

辛焱笑道:“没办法啊。这些天师傅逼得可紧了,我若答错了一样,就会往死里整治我。”若夕所炼制的糕diǎn,每一样都是难得的美味,加上他在经过数番“大战”之后,也未免有些腹中饥饿,吃起来十分欢畅,不过片刻就将自己的那份如风卷残云一般扫荡完了。

“看你这吃像,活脱脱就像饿死鬼托生。”

若夕笑骂道,説着便将自己的那份美食匀了大半出来,让给辛焱吃。

“你是不知道,当年我逃难出来,一路上差diǎn饿死。所以但凡见到美食,就是这幅模样。”辛焱也不客气,转眼间又吃了个精光。

若夕白了辛焱一眼,説道:“我还知道,有人饿倒地雪地之中,有个美若天仙的姑娘救了他的性命,还把他收容回门派。从此这个傻xiǎo子便立志要闯出一片天地,报答这位xiǎo姐的恩情……”

辛焱讪讪地笑了,问道:“你连这个也都知道!”

若夕眼睛微红,説道:“我还知道,有个害人精在秘境中风流无比,引得昆仑派彩翼、顾双飞,方寸山星芸,移玉宫幕容雪月四个心高气傲的美少女芳心萌动,为之所属,居然一龙戏四凤,还引发了惊天的天像。”

辛焱知道,这事再也瞒不过去了,説道:“我并不是有心骗你,实是我立下过重誓,不能对外人説这事。否则,不但是我,就连灵宵派也会有大麻烦。”

若夕眼圈一红,説道:“你骗我有什么打紧,我不过是一个出身卑贱,轻薄浪行的女子罢了,你又何必放在心中。”

辛焱握住若夕的手道:“姑娘此言,让辛焱实在是无地自容。姑娘志趣高远,豪侠仗义,堪称女中豪杰,我心中一直都十分敬佩姑娘。而且,自辛某到水南以来,处处得到姑娘的垂爱和相助,实是感激零涕,只是一直无比为报。此番见姑娘身隐绝境,不得已而行此之法,实无轻薄之意。”

若夕闻言,心下大是感动,她语带哽噎,问道:“你説的是真心话。”

辛焱郑重其事地diǎn了diǎn头,説道:“句句是实话,不信姑娘可以剖开我的心看看。”

若夕破涕为笑道:“你这害人精,最会哄人开心了。我才不剖你的心呢。哼哼,我若是剖了你的心,只怕不但南宫云珊姑娘会来找我算账,就是昆仑派彩翼、顾双飞,方寸山星芸,移玉宫幕容雪月这四个丫头找上门来,我也受不。而且,谁知道你这个花心大萝卜还有没有惹出别的风流罪过呢!”説着,她幽幽地叹了一口气,説道:“我不求别的,只要你心中有我就可以了。”

辛焱握住若夕的手,説道:“姑娘对我的情义,我一定铭记在心。”

两人默默相依,良久无语,一时间,碧云飞舟中除了音圭的女声之外,就只有两人的心跳声。

恰在这时,一则引起了辛焱的注意。

“……最新快报,自四灵真君于无名山谷命丧一神秘人手中之后,他们的师傅四灵神君便日夜兼程,在昨日夜中赶到无名山谷,并召集附近各门派、家族的金丹高手到现场问话。结果不知何,四人竟尽屠在场金丹高手七十二人……另外,四人还在四境天发布血召,邀集各派高手,但有袭杀或是提供神秘人线索的,皆有重酬……”

辛焱一听,手上猛地一震,説道:“这四个老货下手可真够毒辣的!”

长春华山银屑病医院怎么预约
奉贤区妇幼保健所
南昌白癜风医院哪家好
六盘水治癫痫病的医院
广东牛皮癣治疗需花多少钱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