雷军说不会跟董明珠和格力合作因为手机制造

2019-03-04 18:01:49 来源: 松江信息港

两会上出风头的,非雷军莫属,和董明珠上演两会CP、抓拍总理讲话反被央视镜头抓拍。如果说前两次还是无意,则吴小莉采访雷军的这段儿则是精心的安排。他回答了外界关心的小米何时IPO、IPO对小米意味着什么……谈了很多,34分钟的采访视频1万多字,我们仅捡着大家比较关心的话题,看看雷军是怎么回答的。

小米还不到IPO的时候,“市场会用股价狠狠地惩罚你”

在被问到在证监会上说不排斥IPO的时候,雷军表示:

“我从创办的天就跟大家讲,我五年之内不会IPO,当然这个话说了五年多了,每年都说五年之内不会IPO,大家觉得你是不是有毛病,因为你的想法跟大家不一样。甚至前段时间证监会请我去讲课,颁奖。他们问到这个问题,我说我不排斥IPO,因为非常简单,我认为IPO就是企业发展的一个阶段,它不是终的结果,是阶段性的过程,所以阶段里面如果我们做企业是为了IPO,我觉得这个企业也容易长期稳定发展。

小米从天就定一个目标,要成为一个长期伟大的公司。所以你理解这一点,再说我五年之内上市,或者什么时候上市,因为上市对我们不重要。所以谈到这一点,你比如说IPO这件事情就跟公众的理解不一致,每天都有人问你,为什么不IPO。

我觉得这一点也很感谢小米所有股东的支持,因为在他们投资的时候,我就问过了。是你认同这个想法才投资的,你不认同可以不投资。所以也是在我们内部取得高度一致,因为对股东来说,如果能把小米办成一个伟大的公司,那么他们当然很高兴,所以这里面,我也跟他们表态,我说我不能保证,小米终变成一个有伟大成绩的公司,这个谁也保证不了,但是我尽心尽力、做我所能做的,七天里面我每周工作六天,每天工作12个小时,这是我给股东的承诺,我尽心尽力全力以赴,这是我给股东的承诺。

所以,哪怕像这么一件小事,你想做一个与众不同的公司都会有很多的阻力,包括很多的解读,让你都觉得啼笑皆非,这个IPO的事情本来就是一个,说实话就是阶段性的事情,因为之前我在的多家公司也有上市的,我对上市公司的好处、坏处都非常了解,不会像公众那样,简单的理解IPO就是成功就是胜利。”

雷军说上市肯定是要上市的,只是要等到小米公司进入相对成熟和稳定的时候,小米现在保持着100%以上的高速增长,如果此时上市,万一出现意外,上市的负担就非常的重,一着不慎,市场会用股价狠狠地惩罚它。

那么到底怎样的一种状态,才是雷军认为的上市时机呢?这位拥有多家上市公司的CEO表示,“能够相对轻松的面对一年、两年的预警,误差能在5%左右,就是误差能在5%这是市场能接受的范畴,因为如果在市场上,你没有完成分析师给的目标,惩罚是很惨的,你的股票会跌得很惨,所以我不想这么起起落落,我希望公司相对稳定。”

小米是的创业公司?

“我们在创业不到4年时间,就做下了四百五十亿美金,募了十几亿美金,整个过程包括企业的架构,包括我们募集到的钱,我觉得在创业公司里面也堪称的创业。”雷军对此解释道,“我觉得这一点也是因为我们干了这么多年,又做了这么多年的投资,整个投资都对我比较了解和信任,他们相信给我这么多钱,我会全心全意地把企业做好,

雷军说不会跟董明珠和格力合作因为手机制造

我觉得这一点可能很多的次创业,和年轻的创业者不够了解的地方。”

作为天使投资人,同时作为创业者,他对于很多创业者吹牛说五分钟就搞定几个亿美金融资的事情嗤之以鼻,“这都是胡扯。”

一直坚持互联模式的小米,期目标是开200家线下体验店

去年小米的销量没有达到既定的8000万~1亿部的目标,它在国内的竞争对手华为则在去年来势凶猛,甚至后来居上,谁是也成为两家品牌和媒体争执的焦点,总之就是各执一词。显然是吸取了去年的教训,小米销售策略逐渐开始往线下渠道倾斜,加上黎万强的回归,小米铺货线下既可以说是水到渠成,也可以说是被逼无奈。

对此,雷军解释称:“我觉得小米做互联在上已经占有非常大的比重了,在上的知名度和影响力都非常大,但是还是有很多人很少在上买东西。所以我们需要办一些体验店,让很多以前不接触小米的,能够了解小米。你会发现今天的公众里面,就是喜欢小米的喜欢得要死,对小米不屑的也一样的不屑。”

雷军为小米建立线下体验店、走线下渠道进行了辩护,他声称是为了改善客户体验,并表示已经从线下体验店尝到了甜头,“我们在五彩城也开了一个体验店,五彩城那个体验店230平米,的一天,到了六千人次,人山人海,一天的营业额的一天七十万,这其实是零售业的奇迹。”

高价格不等于高端?

谈到竞争对手华为相对小米均价更高的问题,以及小米会否也推出高价格时,雷军予以了反击,他表示价格高并不意味着就是高端。

“公众会理解高端就是卖得贵的,所以也有很多商家,卖五万、十万的。这是一个传统观念,其实小米在过去的四年里面,每一代的产品,都是市场上性能的,功能强的。”

雷军谈到对手和市场以价格界定产品是否高端的传统偏见显然有一肚子的苦水往外倒,并连续用多个反问句来表达不满之情:

“应该是产品品质和设计的高端,不是定价的高端。这其实也是小米想要颠覆的。所以小米很多有误解说,因为你们卖得便宜,所以你们是低端的,我觉得这个想法也很可笑。我说如果大家都是因为卖得贵,才叫高端吗?为什么我们整个中国的消费需求不正呢?为什么大家会到国际上去扫货呢?这一点和中国整个传统观念是觉得 贵就高端 有关。所以有很多商家在做礼品市场的时候,经常把几百块钱成本的东西,卖五千块卖六千块。你不是觉得卖得贵是高端吗,这样我就拿很多钱去砸市场、砸宣传,雇很多的促销员去促销,这也就是我们在谈到供给侧改革。就是中国整个社会上进步,我觉得大家无论你是卖的贵,还是卖的便宜,我们都要有精益求精的工匠精神,真正把产品做好才是关键。”

近两年,小米的打法已经被它的竞争对手摸透并学了去,对于竞争对手学习小米并以此来跟小米争夺市场份额的奇特现象,雷军说他对此持开放态度。他说他创办小米的目的是推动新国货,“我真的觉得自己过去五年骄傲的事情是什么呢,是我做了四五年,中国的国产水平提高了,国产化水平高了。虽然出来了一些友商,我也挺激动,他们的成长也是我的目的。我觉得我要得不仅仅是小米成功,而是我们成个行业成功,整个制造业成功,这才是我要的。”

小米的海外战略

小米去年进军海外市场,站选择的是人口体量全球第二大的印度,然而过程并不顺利,因为专利问题遭遇爱立信的狙击。不过后来小米还是陆陆续续进入了几个市场,甚至包括美国,只是销售除了小米之外的电子产品而已。

这次,雷军详细阐释了小米的海外战略,他再次强调小米的核心竞争力是硬件不赚钱,靠软件和服务赚钱。因此,小米必须寻找人口基数足够大的市场才能支撑它的核心。

“我们其实进了六七个国家的区域,我们探索两年以后,我们的策略变成,我觉得首先要把印度拿下,一定要在印度做成一个新的标杆。就是我们要证明,我们在,我们还能在印度,在国外找个人口大国,我们也能。

我觉得我们证明通过这个成为的过程中,也要摸索一套国际化的板块来。我觉得其它的国家我们要放慢脚步,要有探索心态,不要急于求成。你进一个国家不要有速胜的想法,我觉得国际化速胜不可能,得脚踏实地的。我们在中国过去的四五年,能够获得这样的成绩,背后的主要原因是我们已经积累了二三十年时间。虽然之前没干小米,但是你的人脉经验,各方面的积累很重要。我们去一个新的国家,一个陌生的地方,一去就要达成,我觉得这个心态不对,过去你要努力勤奋。”

“以后不会再跟董明珠坐在一起”,并委婉表示不会跟格力合作

雷军和董明珠的合影火速成为2016年两会上抢眼的镜头,当然少不了友的热议和媒体的“挑事”,这么敏感而八卦的问题,吴小莉自然不会放过,在采访接近尾声的时候,在前面一本正经的采访后,她还是提到了董明珠这个名字,聊到了当年的10亿元赌注。

雷军显然不是很愿意将自己跟董明珠大姐放在一起,语言上并不情愿。

“我其实觉得呢,我们的就是我自己,因为做了二十六七年企业,我觉得经营企业不一定是战争,不一定是你死我活,其实也可以共生共融,这是我自己做了二十六七年企业我自己的观点,格力做我的心胸是非常开放的,我觉得大家一起做,这样整个行业共同做大挺好的,当然因为我跟董明珠打个赌,成了关注的焦点,这是我自己没想到,这个争取以后别跟她坐在一起了。”雷军表示。

当被问到是否有可能与格力和董明珠合作时,雷军明显地那个不情愿哟。“因为我们目前没有做空调,我觉得呢,所以这种合作的可能性很低的。”雷军补刀道,“因为制造还是个非常专业的。”这明明就是瞧不起,至少是不看好格力能做好嘛。

如何看待人工智能?

人工智能从未像现在这样成为如此被广泛关注的领域,如果以前还仅限于行业内,那么从3月9日开始,因为人工智能AlphaGo对弈韩国围棋九段李世石而让它在全球范围内广受关注这可能还是次,可以被看作是谷歌的胜利(至少是宣传上的胜利)、是人工智能的胜利,至少AlphaGo以4:1的战绩战胜了李世石,让此前李世石将5:0战胜AlphaGo的幻想成了泡影。

雷军甚至为这场棋局写了一篇文章。雷军告诉吴小莉:“我自己非常非常关注,因为我喜欢下围棋,我自己也写过十几年的程序,也是二十几年的一个计算机的工作者,所以这两方面我都很了解,我觉得点的话在比赛开始之前我们讲过说这个机器战胜人类,在围棋这件事情上是时间迟早的问题,是一定会的,这个是没办法逆转的,肯定会的。当然我也万万没有想到局输了第二局又输了,我说现在只能派出柯洁同志了,但是说回来我其实没有那么悲观,就是,人工智能的潜力一步一步的充分展现给公众看,但是人工智能还在非常早期的阶段,还在非常早期的阶段,我觉得它会下国际象棋会下围棋,但是还有99.99%的事情它做不了,我觉得这还是一个非常漫长的过程。”

雷军透露,小米今年初成立的小米探索实验室旨在寻找小米未来五到十年的发展方向,“我们初步内部成立了两个组,一个组是机器人(一个组是人类),其实在机器人这个领域里面呢,过去的两年时间里面,我们投了四家公司是跟机器人相关的。”他认为,计算机和人工智能在可预见的几十年内,能解决的问题还是有限。

以上是雷军在这段制作精良的采访视频中的一少部分,从这段谈话中,我们仍然无法知晓雷军和他的小米如何拔足狂奔,但是至少让我们一窥他透露的冰山一角。

对于小米的竞争对手,小米依然是一个强大的敌人,它依然是一家年轻而渴望成功甚至成为伟大的创业公司。不过,从雷军的只言片语中,从他偶尔尖锐偶尔嘶哑的反击中,我们能感受到他亟需证明自己和小米的迫切,以及他对前途可能遭遇的困境的挣扎。

摆在小米未来的路上,依然充满了无数的未知,或许只有跳脱出棋局,站在高处俯视小米落下的一颗颗棋子、一场场发布会,才能偶尔洞见小米的战略意图和全球野心,以及征途上的冰山火海。

李小莉采访雷军的34分钟视频请点击链接(因虎嗅目前不支持凤凰视频,抱歉):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