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娱乐

10万元公司豪掷45亿元变身大连控股二股利

2019-01-14 05:51:35

  10万元公司豪掷4.5亿元变身大连控股二股东

  进入大连控股(600747)股吧,查看大连控股(600747)股票行情

  2010年8月16日,大连控股(600747,股吧)()大股东大显集团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大显集团”)因债务问题,被迫将手中所持大连控股1亿股权拍卖

10万元公司豪掷45亿元变身大连控股二股利

  出乎意料的是,之前呼声颇高的大连控股潜在控制人北京新纪元投资发展有限公司(以下简称“北京新纪元”)并没有“出手相救”,而一家名不见经传的中恒基贸易有限公司(以下简称“中恒基”)则斥资4.5亿元拍下了公司股权,摇身变成大连控股第二大股东。

  但就在拍卖前四天,中恒基还是一家成立不到4个月、注册资本仅仅只有10万元的深即使是个晴天圳本土公司。

  2010年8月11日,另外一家今年6月才成立的新公司——深圳市中益茂科技有限公司火速出资2990万元入驻中恒基,与此同时,中恒基的公司章程,股东结构,公司住所也一并发生变更。这些拍卖前夕的不寻常举动表明,中恒基似是专为收购大连控股股权而来。

  新纪元为何作壁上观?而究竟半路杀出的中恒基又为何方神圣?

  在本次拍卖之前,新纪元持有大显集团70%股权,合计持有大连控股21.21%的股权。如果中恒基与北京新纪元没有关联关系,本次拍卖后,新纪元持有大连控股的股权将稀释为14.637%外拉手,其潜在控制人地位将受到影响。

  经调查发现,中恒基很可能是北京新纪元“曲线救国”的前台公司。

  中恒基不仅与北京新纪元、公司战略投资者深圳金桥信担保投资有限公司(以下简称“金桥信担保”)之间存在千丝万缕之关系,其背后浮现的多位神秘自然人和相关企业也均与大连控股渊源颇深,更是北京新纪元战略布局大连控股的“重要伙伴”。

  而新纪元为何要采取如此“曲线救国”的方式?将持续关注。

  成立不到4月的中恒基

  2010年8月6日,由于三家债权人同时向大连市甘井子区人民法院提出强制执行申请,大显集团被迫将大连控股1亿限售流通股(占总股本9.4%)进行公开拍卖,以缓解债务危机。

  值得注意的是,早在去年7月,当时的控股股东大显集团就计划将所持1.8亿股权,占总股本16.91%的股权,进行拍卖还债。大显集团拍卖前占总股本的30.31%,如拍卖后持股将下降至13.4%,将导致控股权的变更。但奇怪的是,拍卖竟在一夜之间被紧急叫停。

  5个月后,大连控股发布控股股东变更公告,大连市国资委将其持有的大显集团50%的国有股权有偿转让给北京新纪元。转让后,北京新纪元持有大显集团70%股权,成为大连控股实际控制人。沈阳新思科自动化和深圳金桥信两个股东仍各持有大显集团在五脏六腑内兴风作浪15%股权不变。

  在本次拍卖之前,新纪元持有大显集团70%股权,合计持有大连控股21.21%的股权。如果中恒基与北京新纪元没有关联关系,本次拍卖后,新纪元持有大连控股的股权将稀释为14.637%,其潜在控制人地位将受到影响。

  由此,市场对于新纪元出手拍下大显集团1亿股股权,巩固其控股股东地位的预期十分强烈。

  但结果却出乎市场意料。

  “新纪元根本没有参加此次竞拍。”执行股权拍卖的辽宁嘉诚拍卖有限公司工作人员告诉,“大连控股的股权由每股3.46元起拍,有三家以上参与竞拍,其中既有企业也有个人投资者,来自上海、沈阳和大连本地,终被中恒基以每股4.5元的价格拍下。”

  半路杀出的中恒基背景颇为神秘。

  公开资料显示,中恒基成立于2010年4月22日,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法定代表人邢瑞斌,经营范围包括投资兴办实业,国内贸易。

  据深圳市工商局资料显示,中恒基原本是自然人邢瑞斌出资10万元注册的个人独资有限公司。

  2010年8月11日,大连控股股权拍卖前夕,深圳市中益茂科技有限公司忽然增资2990万元,占比99.67%,成为中恒基大股东。公司注册地址也由深圳市宝安区观澜街道金龙湖社区谷湖龙新村29号101搬迁至深圳市龙岗区横岗街道水晶之城商业C段商铺132。

  火速出资入股的中益茂科技竟也是一家今年6月才成立的新公司,其注册资本仅为100万元,是自然人陈兵辉独资的有限公司。

  中益科技背后的新纪元身影

  两家背景颇为神秘的新公司火线联手拍下大连控股股权,意欲何为?

  调查发现,除中益茂科技以外,陈兵辉还担任深圳市润中天贸易有限公司的法定代表人。润中天注册资本为300万元,2010年6月24日,陈兵辉和邓军波分别出资270万元、30万元共同设立而成。

  由此,一号关键人物邓军波正式出场。

  发现,邓军波在大显集团战略投资者金桥信担保担任总经理兼董事。目前,金桥信担保持有大显集团15%股权,间接持有大连控股4.55%股权,是公司第三大股东。

  金桥信注册资本为9900万元,王晓、张彩荣、赵静江三人分别出资4000万元、3500万元和2400万元,王晓任公司董事长。

  此外,邓军波还在另一家深圳本土公司——金博信置业有限公司任董事长兼任法定代表人。

  金博信置业注册资本为3000万元,前身是王晓和另一自然人杜文彬共同创建的深圳市闻晓投资咨询有限公司,之后王、杜两人分别将原始出资受让给王凌和邓军波,目前公司股东为王凌和深圳市润仁达贸易有限公司。此外,金桥信担保股东赵静江也在金博信中担任董事。

  由此可见,金桥信担保与金博信置业,邓军波、王晓、赵静江之间存在关联。

  而在查阅深圳金桥信担保变更信息后更发现,新纪元公司前任董事长,大连控股现任董事长代威也与上述公司和自然人间存在丝丝缕缕的关联。

  工商资料显示,金桥信担保成立于2004年8月,由深圳市新永湘投资有限公司、王晓等三名自然人创立,2007年5月,代威从其他三名自然人手中受让公司3500万元出资,占公司70%股权。值得注意的是,2007年至2008年间,代威和邓军波分别在金桥信担保中任董事和总经理,俩人是同事关系。2008年1月,代威将所持3500万元出资转让给赵静江,不再担任金桥信担保任何职务,由此全身而退。

  而尽管新纪元董事长代威曾经参股金桥信担保,但大连控股却在公告多次明确表示,北京新纪元与金桥信担保和沈阳新思科三家公司不构成一致行动人。

  查阅新永湘投资的工商资料发现,公司由金桥信担保、自然人王凌和李甲辰共同投资设立的公司,其中金桥信担保出资8000万元,占80%的股权。其中,王凌、邓军波两人担任公司董事,赵静江担任公司监事。

  由此,邓军波、王晓、王凌、赵静江,金博信置业、新永湘投资等背后神秘人物和企业终于全部现身。

  神秘新永湘

  2006年,新纪元联合其他两个战略投资者金桥信担保、沈阳新思科共同持有大显集团50%股权后,打破了大连控股原有单一的电子产品业务结构,不断向上市公司注入信托公司、证券公司、期货公司等资源,力图将大连控股打造成“金融投资平台”。

  值得注意的是,在新纪元对大连控股的几次优化产业机构,剥离相关资产以及金融资产注入中,均出现过邓军波为首的一干自然人和相关公司的身影,而他们的出现,进一步推动了新纪元战略布局大连控股计划的实现,宛若新纪元背后的一股神秘力量。

  2006年11月,由于回笼资金和产业结构调整需要,大连控股计划将子公司大连太平洋(601099,股吧)电子有限公司(注册资本3000万美元)55%股权出让,而此次资产的受让方正是新永湘投资。经双方协议,本次转让金额为原始投资额1650万美元等价人民币,本次转让使大连控股获得3000万元左右的收益。

  但彼时太平洋电子业绩并不如人意,2005年亏损3201.01万元,2006年月亏损4039.13万元。

  新永湘此时出手,以原始投资额接手一家已经连续亏损两年的企业,为大连控股输送利润的意图十分明显。

  一年后,相似的事情发生重演,只不过这次主角换成了金博信置业。

  2007年,大连控股以1.12亿元竞得中国东方资产管理公司对沈阳市建设投资公司的2.96亿元债权,沈阳建投以其持有的沈阳高登酒店51%股权和沈阳市建业股份85.56%股权用于抵偿全部2.96亿元债权。之后因酒店经营不在公司经营战略之列,大连控股以1.7亿元将该项资产剥离。

  而该项资产的受让方正是金博信置业。

  值得注意的是,大连控股在收购公告中指出,沈阳高登酒店51%的股权的评估价格为1.593亿元,而双方经过友好协商后,同意以1.7亿元的价格转让,而本次出售资产使大连控股获得1.4亿元的投资收益,受此影响,公司2007年净利润增至1.91亿元,同比大幅增长415.19%。

  而充当白衣骑士的金置业则以溢价1070万元收购高登酒店,“雷锋式”的行为不由得让人怀疑金博信是否与大连控股存在某种关联。

  2007年12月,大连控股联合新永湘投资共同向沈阳诚浩证券增资,其中大连控股以现金方式出资1.198亿元,以溢价比例1.48:1新增注册资本8000万元,持有诚浩证券40.35%的股权,为其大股东。新永湘投资3900万元,占该公司股权的14.39%。

  2010年1月,王晓出任诚浩证券的董事长和法定代表人。此前有业内人士分析,大连控股有意将诚浩证券公司打造成“金融投资舰队很搞笑”的旗舰,也即大连控股未来金融平台的核心业务。而注意到,对于如此重要的子公司,大连控股却并没有将公司高管安插其中,反而由诚浩证券小股东新永湘的实际控制人王晓来出任公司董事长一职,此举更是证明了大连控股与新永湘、王晓等一干神秘人物的关系非同寻常。

  无独有偶。2010年7月,大连控股联合新永湘投资参股深圳瑞龙期货一事得到证监会批复。瑞龙期货注册资本由3000万元变更为1葡甲胺亿元,其中大连控股以现金方式认缴2000万元,占出资比例的20%,新永湘以现金方式认缴3000万元,占出资比例的30%。

  作为一家深圳本土企业,新永湘竟能频频出现在大连控股的多笔对外投资交易中,扮演了一个重要的合作伙伴角色,其与大连控股潜在控制人新纪元间千丝万缕的关系实在让人充满想象。

  而更为“巧合”的是,,2008年10月,大连控股将旗下沈阳建业期货经纪有限公司迁至深圳,其注册地变更为“深圳市福田中心区福中路诺德金融中心主楼27E”,而注意到,金桥信担保、新永湘投资和金博信置业的注册地址恰好为“深圳市福田区中心区福中三路诺德金融中心主楼27E-A”、“深圳市福田中心福中三路诺德金融中心主楼27E-B”以及“深圳市福田区福中三路诺德金融中心主楼27E-C”,这一切究竟是巧合还是刻意的安排,实在值得玩味。

  此外,王晓和王凌两人的名字还出现在大连控股2007年的十大股东排行榜上。

  2007年第三季度,王晓持有265.70万股位放屁泥列大连控股第5大股东,但仅持有一个季度后就消失不见。与其相似,王凌也在2007年第四季度持有117.84万股出现于公司十大流通股股东榜单上,但2008年一季度就已经不见。

  上述种种事实表明,新永湘、金博信以及邓军波、王晓等人为首的一干神秘人物确与大连控股存在某种关联。那么,这一伙神秘人物到底与新纪元有何关系,是新纪元幕后布局大连控股的关键棋子还是新纪元背后的终操作者?

  就上述种种疑问致电大连控股询问,公司证券办人士以董秘出门为由拒绝了的采访,尽管之后多次致电公司,但截至发稿时,均未能与公司董秘取得联系。

杭州活力板滑板
徐州美驰车桥有限公司
广州维纶纤维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