绝世邪君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火云尊者_1

2020-01-16 19:05:01 来源: 松江信息港

绝世邪君 第一千五百三十九章 火云尊者

被拓跋狂等人围在群山中央,阳仑面庞微微的阴沉,他也是看见徐毅,及阳宫众多长老的死状,心底怒火恒生,这时,他冷蔑的望向拓跋狂:“你说,结束了?呵呵,真是有趣,拓跋狂,多少年了,你真是没有长进,难道你以为,界境,是凭你们这些人能撼动的么?以为,用数量,就能取胜?”

“跟这种人没必要废话,我们联手出击,为邢晨报仇!”闫涛对阳仑恨之入骨,他一刻都不想耽误的吼声。

拓跋狂长叹口气,他也知道和阳仑之间定会有一战,只是……他不希望,这交战的地方,是他多年心血养成的拓跋宫,但很显然,现在他别无选择。

这时,阳仑目光落在陈焉和罗燕身上,他道:“罗燕长老,奉劝一句,陈焉宫主才上任,可能不识大体,不懂大局,但是,你可是位七千海宫的老人了,你应该明白,得罪我阳宫的代价,那不是你小小罗生宫能承受的,这样,三息时间,只要你们撤离这里,先前的一切,我都可以原谅,甚至,我可以保你们罗生宫千年不灭,不过……若你们执意如此,别怪我心狠手辣了。”

罗燕淡淡一笑,及时是面对界境,这位女子仍是能够做到坦然自若,这让不少拓跋宫的长老都是心生敬佩,毕竟,这种勇气和胆魄,不是谁都能拥有的,定是要见过风浪,才能做到的,至始至终,罗燕都始终安静的站在陈焉身后:“确实,你说的这些,我都明白,不过,你可能搞错了一点,我罗生宫,她才是宫主,她,就是我罗生宫的一切,她所做的决定,我罗生宫,只有尊崇!”

阳仑老脸一沉,显然谈判无用,他用力的点点头:“也罢,那这罗生宫,就随这拓跋宫一切灭亡好了。”

“阳仑,你未免,也太狂傲了,现在你连自己的生死都保不了,谁给你的勇气在这废话?”公输仇不屑的骂声,先前,他一人,不敢说能赢阳仑,但在拓跋狂等众人联手下,他有十足的把握能击杀掉阳仑,毕竟,界境也不是无敌的,就算,阳仑早他几日突破界境,拓跋狂几名半步界境的强者也是足矣弥补这一点。

“呵呵,谁给我的勇气?你这句话问的好。”

阳仑哈哈狂笑声,旋即他身形变的格外谦卑,先前在拓跋狂几人身前的傲气微微收敛,头颅都是在这时不由自主的低下几分,身形稍退,将他原本所立之处,让出一片空地来,他轻声道:“火云尊者……请您现身吧。”

“桀桀,阳仑,你可真是够丢人的,我火云宫给了你如此之多的支援,甚至助你突破界境,你竟然连这么个小海宫都收服不了,最后还要本尊亲自出面来给你擦屁股?”

这时,平静的海流当中突然引起巨大狂潮,在拓跋宫正上方万米的位置,一道星星之火闪烁起来,那星星之火,以燎原之势,瞬间在海流当中炸开,成一片炽热的火海,在火海周围,滚烫的海水交错流淌,成一道深不见底的漩涡逆流而上,好似直通到海面一般。

在漩涡的中心处,朝着八方四射出滚烫的火花,火花如同一把把锋利的刀剑一样,很快,便是将这无尽的海水给刺穿,令海洋都千穿百孔起来,十分狼狈,一道火光,这时如流星一般,砰一声,从漩涡中心落下,狠狠的砸在阳仑身前。

轰!

当那火光出现,整座海洋好似都是狂颤一番,一道火红的身影这时缓缓探出火海,那身影,颇为英俊,是一名中年男子,他十分的傲然,似乎凌驾于万物之上一样,他望向这千万众生的眼神里充满轻蔑,其间,包括拓跋狂,陈焉这些宫主级别的存在,视他们如同蝼蚁。

“好,好恐怖的波动……这人,是谁?”

“不知道,但这声势,也是界境强者?”

这时,围观的海宫都是发出惊呼,眼神间闪动骇色。

又一名界境?阳宫,竟然有两名界境?这太诡异了,这就算是十方殿,也绝不会拥有的。

“不,不对,此人,不是阳宫的人!你们看他的穿着!”这时,有人惊呼。

那身影,一席火炮,在火炮的前方,隐约有灵力游动,成一火云行的刺绣。

“是火云宫!”这时,拓跋狂的老眼冰寒到极致,拳头猛的捏紧。

“拓跋宫主,这火云宫,是内三千的海宫?”陈焉的小脸在这时也是渐渐严峻,收起以往顽劣的容色,她也明白,阳宫再多一名界境,对她们意味着什么,两名界境,凭他们现在的力量,是决不可能挡下的,也就是说,拓跋宫必败,她罗生宫,也逃不脱灭亡。

拓跋狂面色沉重,无奈的点点头:“恩,这火云宫,是内三千海宫,排名两千九百名。”

“果然是内三千!”

陈焉杏眼中闪动忧色,虽然这火云宫的排名十分靠后,不过,终究是内三千,内三千,就是最后一名,都是能和十方殿抗衡的,在靠后,也是他们无法撼动的……何况,现在根本不用火云宫出手,只是派出一名界境,已经令他们末日降临。

“没想到,阳宫竟然攀上了火云宫的线?”

这时,围观的海宫中也是引起哗然声,能够牵上内三千线的外围海宫,那都是足矣令人羡慕的,地位也会暴增,就如拓跋宫,这些年之所以能在外围海宫中纵横,并非是因为他们的实力有多么出众,只是因为,拓跋狂是内三千青王宫的女婿,凭这一点,连十方殿的元老都要给上几分薄面。

“呵呵,这下有意思了,虽然拓跋狂这次确实十分出众,几乎是碾压阳宫,但是,火云宫参与进来,拓跋宫毫无胜算。”

这时,拓跋狂死死的凝视阳仑:“阳仑,我们约定过,是你我两宫交战,你这将内三千的海宫卷进来是什么意思?”

阳仑无所谓的一笑:“成王败寇的事,你不也是有罗生宫相助么?再说,青王宫,你也可以喊人啊。”

“你……”

拓跋狂无言以对,确实,没人会关心过程,只会关心结果,他甚至毫不怀疑,今日,他拓跋宫战败,明日便会有无数海宫来此洗劫战场,并且投奔阳宫,这一切,都不会因为他拓跋宫曾经在外围海宫有怎样的地位而改变,唯一能够决定的,就是谁是赢家。

虽然,早便知道阳宫与内三千牵线,但今日一见,拓跋狂才清楚是谁,他现在唯一能做的,或是唯一能抱有的侥幸,就是青王宫在内三千的地位远高出火云宫,希望将青王宫搬出来,能威慑住这火云尊者,他道:“火云尊者,在下乃是青王宫的女婿,我相信,这一点你应该早就知道,你这样做,难道不怕得罪青王宫么?”

火云尊者不意外的狡黠一笑,那笑容看的让人发寒:“呵呵,不用介绍,我早知道你,不过你觉得,若不是青王宫默许,我敢这么做么?”

咣啷!

拓跋狂心底猛的一颤,不敢置信的望向火云尊者。

“你说什么?”

“呵呵,我说什么,你应该很清楚,难道非要让我当众拆穿出来么?”火云尊者冷蔑的一笑。

拓跋狂突然沉默,这时众人都是古怪的望向他,他们原本都以为,拓跋狂应该是深受青王宫的赏识才对啊,不然怎会将女儿嫁给他?但若是如此,现在这又作何解释?青王宫竟然默认火云尊者来此毁了拓跋宫?

“呵呵,青王宫,对你这女婿,早就耿耿于怀已久,青王宫,堂堂内三千的大宫,女儿却嫁给个渔夫出身,一个小小的外围海宫,若不是碍于面子,恐怕他们便亲手将你除掉了,现在,正好能借我手,销赃灭迹,你觉得,他们会插手么?说不定,因此还会重用我火云宫呢!”火云尊者狂笑。

这时,众人都是异样的望向拓跋狂,原来,这个风光靓丽在外的拓跋宫,竟然是个赘婿还被人嫌弃的上门女婿?

罗燕这时惊问道:“拓跋宫主,他所言为真?”

在这时,想隐瞒,显然是不可能的,拓跋狂索性释然的自嘲一笑:“是这样,青王宫,一直都不待见我。”

一瞬间,罗燕的玉面上闪动悔意,若是说,得罪一个阳宫,他罗生宫兴许还能够承受,如今,得罪内三千的海宫,她罗生宫,将必死无疑。

“呵呵,拓跋狂,我早便说过,青燕选择你,迟早会后悔的。”

“行了,别废话了,将这里毁了吧。”这时,火云尊者袖袍一挥,他的力量是拥有绝对压制的,在一瞬间,一条凶残的火龙腾空而起,将公输仇算在内的众多拓跋宫众人圈成圈,以一道火阵层层封印,在火阵当中,连公输仇都是无法破开。

阳仑兴奋的点头,旋即他手印形成结晶黑云,在一瞬间数以千计的结晶如雨点一般疯狂的袭击向拓跋宫。

一瞬间,整座拓跋宫,在这时都是沦为废墟。(本站重要通知:请使用本站的免费APP,无广告、无错误、更新快,会员同步书架,请关注公众号ggyy12221(按住三秒复制)下载客户端!

九龙医院张旻
那坡县中医医院
吉林牛皮癣专科医院
海口市哪家医院治牛皮癣好
泰安治疗包皮包茎费用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