渣打银行亚洲债务大起底中国高企业杠杆担忧

2019-06-07 22:29:08 来源: 松江信息港

痛经小腹痛缓解
月经周期紊乱怎么办
痛经小腹痛有什么方法

孙红娟

“在亚洲经济体中,我们担心中国的杠杆状况,并且大部分风险集中在企业部门。”渣打昨日发布的《亚洲债务大起底》报告中如此概括其对中国债务问题的担忧。

报告还明确强调,如果没有促进生产力的改革,中国难以进行去杠杆;而新一届政府是否能够在2014年~2016年期间拿出切实可行的改革方案将经受考验。

债务规模迅速膨胀

渣打银行估算,截至2012年第三季度末,中国整体债务总额占GDP的比重从一年前的201%上升至214%,而在进入2000年以来的大多数年份,中国经济的总债务占GDP的比重一直徘徊在160%~170%;而且受企业负债在2012年第四季度和2013年季度快速增加的影响,中国目前的整体债务规模应该超过2012年第三季度末的统计数据。

从数字而言,中国的债务规模与其他债台高筑的发达国家相比并不值得大家过度紧张,因为包括日本等多数发达国家的公共债务占GDP比重都超过100%;但在仅仅几年时间里,债务占GDP比重增加50个百分点,在全球范围内来讲都是值得注意的,因为过短的时间内积累过多信贷,会导致信贷质量和经济增长效率大幅下滑。

新加坡和香港近几年的杠杆水平大幅上升。这两个经济体均属于开放的小经济体,这一特点使得企业部门获得的信贷规模增加。香港由于与内地经济的密切关联,这种状况更为突出。

而目前国际上常用的一个标准是,对于信贷总额的增长不应超过GDP增长5个百分点,从这个经验值出发,中国的信贷增长已经完全超标。

从三大部门来看,渣打银行认为,风险、杠杆水平的是企业部门。截至2012年末,企业部门债务约占GDP的117%。企业杠杆迅速提高的原因,除了银行贷款,企业杠杆在非银行系统的促进下增长很快,也就是通过“影子银行”体系快速提高企业杠杆。

除企业部门外,更受关注的是政府债务,其中包括中央政府债务和地方政府债务。

目前因为数据获得性和估算方式的不同,机构之间对于中国的政府债务规模存在一定的分歧。

包括中国社科院等在内的一些学术机构目前的估算是,政府债务占GDP比重在50%左右,其中包括了财政部发行的国债(截至2012年末不足7.8万亿元,占GDP的16%),而且也要包括政策性银行发行的债券(主要为国家开发银行,接近8万亿元,占GDP的16%)、铁路债券(约3万亿元)和地方政府债务,这与IMF的估算一致。

不过,渣打银行将地方融资平台债务计算在内得出的数据为,截至2012年末,政府债务占GDP的78%,其中仅地方融资平台债务未偿余额一项,渣打银行就认为目前存量大概为19万亿~20万亿元,约占GDP的38%,将近财政部国债余额的一倍。

渣打银行关于地方平台债务的统计是目前《财经()》所查找到的规模的统计数据,根据银监部门估算,截至2012年末地方融资平台债务为9.3万亿元。

目前国际上比较通行的公共债务占GDP标准的警戒线是80%,不过包括所有的发达国家以及多个新兴市场国家均超过了该标准;根据国际清算银行(BIS) 的计算,对发达国家而言,比较合适的债务水平是60%,新兴经济体的债务水平是40%,这也是BIS认为在本轮金融危机之后,全球各国债务整顿的一个目标。

杠杆风险引关注

“在亚洲经济体中,我们担心中国的杠杆状况。”渣打银行在报告一开始就明确指出。而担心的逻辑是金融危机往往发生在杠杆率积累到一定程度之后。

3月,野村证券发布称,中国已经到了“法则”的标准,即在5年之内,债务占GDP比重(衡量一国经济中杠杆水平的典型指标)提高30个百分点,该国往往会走向金融危机。

历史上的日本在1985~1989年、欧洲在2006~2010年落入“”魔咒,而美国则分别于1995~1999年以及2003~2007年两度在满足“法则”后陷入危机。

不管是按哪种统计标准,中国近5年的债务占GDP比重增速都已经超过了30%。

中国的杠杆风险尤其引发关注的另一个原因在于“影子银行”体系在其中的参与程度。渣打银行分析称:“影子银行体系的部分行业正在复苏,如房地产行业,但在其他一些领域,如地方融资平台则面临严峻的长期还款压力。由于相关信息缺乏,很难断定其中的信贷风险有多大。影子银行信贷增长中的一部分有可能用于掩饰不良信贷(利息计入本金)。究竟有多少坏账被‘常青’(evergreening)延期,多少未付利息通过新的贷款‘支付’,均无从估算。”

去杠杆考验新一届政府

上月下旬的所谓“钱荒”被市场广泛解读为中央主动给经济去杠杆的信号。去杠杆从来不是一个轻松的过程,尤其考验政府的改革决心。

目前从已经采取的措施来看,中央本轮去杠杆的决心在很多方面得以体现,包括提高地方融资平台获取外部融资的难度,减缓产品发行速度等。

市场上也有声音认为,中国应该在相对宽松的政策环境中去杠杆,尤其是在当前中国经济下行的背景下,中国应该采取类似于美国的模式。

但从7月15日中国二季度经济数据出台后,统计局发言人的表态来看,新一届领导尚未有实行新一轮刺激政策的意向,乐观的估计也仅仅是局部产业宽松,在加杠杆问题上,仅允许部分杠杆程度较低而且具有增长前景的行业适度增加杠杆,而整体经济仍以去杠杆为主。

渣打银行评论称,如果没有促进生产力的改革,中国难以进行去杠杆化。政府是否能够在2014~2016年期间拿出切实可行的改革方案将经受考验。

这个PPP项目是如何破解难题的 某市PPP项目采购的启示
“老炮儿”北京工体演唱会神秘阵容备受猜测
DIOR世界时装北京揭幕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