腹黑夫君吃定你

2019-06-25 03:26:45 来源: 松江信息港

风千雪仔细打量着面前的这个女人,只见她发上梳了个弯曲盘旋的赤焰灵蛇髻,在中间斜插着一支镶着通透的绿幽灵花翅蝴蝶簪,就连长发也漂染了些淡淡的青色,妖娆的散落在两侧肩臂。有*意*思*书*院*首*发而她五官明艳,弯弯叶眉下有一双如幽井般深邃的眼睛,眼眦微微下弯,凤尾又轻轻勾起,看着不乏风情之味。此刻,她一手正拿着一柄半透明的刺木香菊轻罗菱扇,有些慵懒的斜躺在那陡峭而不平整的岩洞口上。翡翠色的牡丹花纹蜀锦衣在胸口处大大的敞开着,露出里面那紧裹着胸部的浅绿银丝兜,怎么看,都显得分外妖娆。这样一个如风尘般的女人,怎么会是江湖正派排名第三的青山派掌门,青城真人呢?风千雪是彻彻底底被震惊到了!然而,这个青城真人,似乎也正在看她。想必是遇见了能和她旗鼓相当的姿色,她顿觉自己的地位受到威胁,面色有些不好看了。尔后,她又瞟了一眼南若寒,顷刻间,唇角便露出了微微笑意。“想不到在我重新设防之后,竟还有人能从这密道通过,我算是佩服你们了。不过,这男的不错,但是这女的,实在有些不礼貌了。见到长辈,怎也不打个招呼?”青城真人此时的目光又回到了风千雪身上。长辈……风千雪怎么看,都不觉得她会比自己大得了多少,可就连南若寒也在她面前自称晚辈,难道,她的真实年龄,真有那么大?不过眼下,她既是有求于人家,便也不得不行了一个晚辈的礼。“小女风千雪见过青城真人。”风千雪?听到这个名字,青城真人眉头一皱,“你什么门派?”“白皑山,雪国……”还没等风千雪说完,只见眼前长鞭一扫,一道紫光如箭般射来。她灵敏的避开,可转眼间,那青城真人已经是站在她的面前。此刻的青城真人,眸中露出的可不再是端详之色,而是凶狠狠的凌厉之光,似乎是看到了仇人,杀气在四周缓缓的升了起来。“雪国!杀我门人无数,欲灭我青山的仇人?你倒是自己找上门来,哼!接招吧!”话音刚落,又是一鞭子朝风千雪扫了下去。这一次,风千雪有了准备,避开之余也不忘出手还击。于是,一青一白两道身影,便在这雨后清新的草地上打了起来。青城真人鞭子如蛇一般灵活,即使一招不中,那鞭头即刻能转向另外一边,避得风千雪有些微微吃力。而她也同时不忘抛出她的手中披帛,与那长鞭搅在一起。于是,这打斗慢慢就成了一场拉锯战。两人力量相当,一时还分不出胜负。那青城真人见她似乎也不是那么好对付,便又出了一招。于是在风千雪转身之际,飞快的抛出了自己的密器蝶影梨花镖。簌簌的风声,在风千雪四周响了起来。那蝶影梨花镖犹如千万只蝴蝶,虽然美丽,却带杀气。风千雪见状只好扫出一阵掌风,欲用内力化作冰盾,将那蝶影梨花镖纷纷挡下。可就在此时,另一股强大内力似乎从侧边横出,“唰”的一声,已替她挡下了那如狂蜂浪蝶般向她袭来的梨花镖。瞬间,地上已是一片狼藉。南若寒速度极快的将她拉至身后,阻挡了她和青城真人的再次对决。“青城真人,我想您一定是有误会了。我们如今来,就是想把这误会解释清楚的。”“误会?”青城真人一听,看着他身后的风千雪,忍不住咬牙,“那‘冰魄神叶’,除了她们雪国,还有谁会用?你让开!”南若寒没让。“你们一起来,怎么,难道你们阳魁教如今也和她们一伙?”她瞪了他一眼。南若寒笑,“嗯……好像应该是一伙了。你说是不是?”一句,他问的是身后的风千雪。风千雪拳了他一下,这都什么时候,还有心情说这些!不过那青城真人可没听明白他的意思,只一听他承认是一伙的,脸上顿时凶光乍现,“啪”的一响,手中长鞭依然掷地挥去。南若寒却不躲,只伸出一手,让长鞭缠在他的腕部。青城真人惊诧,这小子,居然对她的金蛇鞭毫无畏惧?不过,就在她的金蛇鞭缠在他手上的时候,她似乎隐隐感觉……南若寒又开口:“恕晚辈直言,青城真人不问是非,任凭眼前看到之物便断定灭门的凶手一定和雪国有关,这就有些太过草率了。就算真是,你们也已经将他们的族人灭了,那么这样,都该扯平了不是?只不过,真人不知是否想过,这些,或许都是别人精心设计,目的是让你们两派都往下跳,互相残杀,而其却坐收渔翁之利?”青城真人凝了凝眉,看了看他,又看了看风千雪,不语。但她收手了,长鞭从南若寒的腕部扯了回来,退回袖中。“谢谢青城真人不杀之恩。”南若寒如今极为客气,不过他有意的示弱,也让青城真人的怒气消减不少。想来这个人,该是非常看重面子的,看不得别人在某些方面超过她。风千雪审视了她一下,然后,慢慢从南若寒身后走出来。“小女风千雪,这次就是来向前辈,细问当时门派被灭之事,顺便也想看看那天不幸被祸及的弟子的尸首,说不定会从中得出什么新的线索。因为那时,千雪并不在场。”青城真人冷冷的瞥她一眼,并未出声。然后,她目光又在南若寒身上探索,却看不出她眸中究竟是何神色。因为,在风千雪认为,当有女人一直盯着这个男人看的时候,多半是看上了他的美色。可这青城真人的眼里,却没有那样的表现。那她为什么这么看着他呢?就好像是看着怪物一般。就在风千雪想开口打破这份沉静之际,只听青城真人终于开口:“你可以走了,我不想见你。不过,你留下。”她的个“你”字,指的是风千雪。可她的一个“你”字,却是对着南若寒说的。风千雪不由皱眉。什么叫她不想见她,所以让她走?她来这里可是要讨论两派被灭的事,这么重要的事,她居然没兴趣?见风千雪没动,青城真人又催了一句:“还不走?我不想看到你的脸!”风千雪又愣了,果然,她是个看不得别人比自己好的。南若寒这时也回头看了看她,“随便找个地方等我。你放心,我不会被她吃掉的。都六十高龄的老太婆了,我对她,也没兴趣!”听到这,风千雪仿佛被五雷轰击!六十高龄?这个青城真人,居然有六十了?可看她容貌没有一丝一毫的皱纹,就连说话也……她怎么可能已经六十了?风千雪实在是有些不可置信。然青城真人在此刻又瞪了她一眼,“哼,还不走,是怕我抢了你情郎?”风千雪还没回答,却听南若寒再次开口:“雪儿,原来你那么在乎我……”她真的是要被他气到,狠甩了他一眼,也不再做任何停留,脚步一抬,如燕一般的朝岩洞后的石山飞去。终于,就剩下青城真人和南若寒两个人了。南若寒一直站在原地未动,但青城真人,却已在他面前来回踱步。她一边踱,还一边朝他看去。“不知真人为何要留下若寒,若只是欣赏的话……”青城真人突然翻了个白眼,这男子,真真是好看得起自己,虽然,他确实是长得不错。嗯,不是不错,是极为出色。只可惜啊……“南、若、寒?”她攸地唤了他的名字。“正是。”他点头。“你既然是玉峰山太悟真人门下弟子,为何又自立门派,还和那妖女走在一起?”她就是看不顺眼风千雪,凭什么人家貌美如花芳龄正妙,而她却已是昨日黄花准备油枯灯尽?听她提问,南若寒挑了挑眉,“师父向来独居,并不喜有弟子上门打扰,那玉峰山,不过是他的家而已。至于另一个问题,那是晚辈的私事了。”她斜他一眼,须臾,又猛地扬鞭朝他掷去。这一次,南若寒出手了。在她鞭子刚甩到半空的时候,他左手向前伸出一掌,一道气墙便挡在了他的面前。“啪”的一响,长鞭重重的打在气墙之上,闪出一道幽绿的火光,但那气墙像会反弹,那鞭子甩在上面时有多用力,挡回去时,就有多用力的反弹到青城真人身上。迫不得已,她手一松,鞭子掉到了地上。“你内力怎么这么强?”她不由诧异,这男子若说是剑圣的徒弟,但他体中的内力,说不定比那剑圣还要强上百倍!南若寒收回手,并未回答她的问题,只淡淡的说了一句:“如果真人只是想留我下来比试,那还是算了。既然真人不愿意说出那天灭门的经过,也不愿给我们看看那些被杀门徒的尸身,那我和雪儿也就不在此多作打扰。只是希望既然武林中人已经帮你派报仇雪恨,以后,就不要再找雪儿麻烦。”他说完,转身就往洞口的方向走去。和面对风千雪的态度完全不同,此时的他,冰冷得就像一块千年寒柱,不屑和他不感兴趣的人多做纠葛。可他才刚走几步,身后那人又叫住了他。“等一等!我留你下来,只是好奇的想知道,你的身上,是不是发生了什么……奇妙的变化?”他突然停下脚步,却没回头。她又继续:“我的鞭子在触到你腕部的时候,好像觉得你……和常人有些不同。这就像是……血咒?”猛地抬眸,南若寒就像被人洞悉了心事,面色也跟着“唰”的一下变得苍白起来。她还在说,但这一次,倒像是在自言自语,“想不到啊,那么多年了,我居然还会再看到另一个身中血咒的人。”“谁?”南若寒再也忍不住,顷刻转身问道。这世界上,原来还有过另一个人,同他的命运一样吗?可她对他的疑问却感到颇为奇怪,歪着头,不答反问:“咦,难道你的师父太悟真人,连这都不肯告诉你?这老家伙,藏得真是深啊!”这又让南若寒更是吃了一惊,愣在那,好半天都没有回过神来……风千雪在石山上的一处凉亭中坐了有好长一阵,都没有见南若寒过来。她对这个青城真人,真是越想就越是觉得奇怪。为什么六十高龄,还能保持着一副十七八岁的模样?就连声音也没有任何变化,难道这世上,还真有长生不老药不成?也不知她留南若寒究竟是为了什么事,如果他开窍一点的话,应该是会帮她问起那天灭门的情况。但如果那青城真人不答,他们真的要这样离开吗?好不甘心!不行!就算这样,她也一定要偷偷摸摸的前去探查。他们不是有法宝吗?让他吹一吹笛,就可以让人在半梦半醒的状态下,回答他们提出的问题。是呀!早该这样想的话,为什么在石碑处的时候,南若寒不顺便问问那七名被催眠的弟子呢?一想到这,她就开始有些坐不住了。站起身,她朝四周观察了一圈。这里位于青山的一层,从这里往下看去,云层就像在他们脚下,已经完全遮住了他们一开始上山的路。而这附近好像完全没有弟子看守,安静得,只剩不时飞过的燕雀,还会偶尔发出鸣叫。她于是纵身一跃,往那不远处的凌云宝殿快速走去。真的是……没有任何人在把守。她顺利的推开了紧闭的大门,进入眼前的,首先是一座高高的香炉。她又看了一圈,空空的大堂,除了香炉,便不再有任何显眼的摆饰。是原来就是这般冷清,还是自灭门事件发生之后,才变成这样的?她又往里走去,穿过大堂,便见一处屋中别院。铺得密密的鹅卵石路上,在院落的右边砌了一个别致的假山鱼池。鱼池的另一边,一座凉亭被好几株长得正绿的垂柳团团包围,仿佛一道荡着春意的绿色的墙,让坐在其中的人,说不出有多么的惬意。长廊的折道很多,越往里走,风千雪发现这里的院落就越来越多,过了一处还有一处,有的甚至没有一棵绿树,只是空空的一块平地罢了。或许,这些空地,都是给之前的弟子习武时用的?终于,她的脚步,又停在了一紧闭的厢门之外。抬头,厢门上,并未有任何题字,也不知里面是做什么用的。她抬手轻轻一推,门“吱呀”一声开了。浓浓的书卷味扑鼻而来,一排一排的书架笔直的落在眼前,而在书架上面,一本本厚薄不同的书籍、卷册,亦都已经摆得不留一丝缝隙。风千雪不由有些惊讶,没想这青城真人一介女流,居然会收藏了那么多书。她抬脚跨过门槛,一步一步朝里走去。先到一个书架前,她拿出几本随意看了一眼,发现那上面摆的,竟都是和江湖各派有关的详细资料。她又去了另一个书架,再拿出几本,这次的,是各种草药、治法和医理。第三个书架,上面主要是对道法、风水、玄术、幻术的阐述和运用。再走到一个书架,她随便又拿了几本翻翻,意外的发现这回的,竟是和各国背景及历史有关的资料。她突然想看看,她如今所处的南陵国,书上是怎样阐述的?这段时间她虽然对南陵已经有了不少了解,但如果能更系统的看上一遍,或许更好。于是,她开始一本一本的找。她很讨厌这里的很多书,侧边都没有题字标注,如要找到自己想要的,要么是对书架特别熟悉,要么是人品爆表突然幸运抽中,否则,这一本一本的翻找,可是需要花费一定时间。不过,当风千雪翻了一排之后,很快就也发现了规律。原来这些书册,是按照字的笔画多少的顺序排列的啊!那么,和南陵国历史背景有关的书,个“南”字的笔画应该是……她在脑中细细数了一遍,终于摸到了她要找的那排。可是,当她将那排书全部翻遍的时候,也还是没有找到自己想看的那本。奇怪……就在她疑惑的瞬间,忽然一个温婉的声音在附近响起。“你是在找这本么?”风千雪差点吓了一跳,急忙转头看去。只见一梳着涵烟芙蓉髻,身着一袭藕荷色烟罗裙的妩媚女子,一手拿着书册,一手扶着书架,静静的站在她的身后。风千雪有些愣神的看着面前的女子,这女子长得极为好看,柳眉凤目,而且那双秋波闪闪的瞳眸,还是少有的琥珀色,看着格外诱惑迷人。她一时不记得自己是在哪里曾经见过,这样一双神秘的眼睛。可她是谁呢?看年龄,也是和她不相上下。但经过刚才对青城真人的误判,风千雪已经不敢确定这女子究竟年芳几何。“是吗?这本。”那女子见风千雪没有回答,复又问了一次。风千雪朝她手中的书册看了一眼,那封面大大的几个字,确实就是她要找的。于是,她点了点头。“哎……你看吧!我也基本看完了。”说罢,那女子朝她走近,将书册递给了她。风千雪默默接过,可却还一边揣摩着这个女子。看她眼神清澈,不像是对自己怀有敌意,而且她自发现有他人存在之后,好像并不好奇,甚至连对方是谁都没有过问。在风千雪打量她的同事,女子又转身继续找书。只见她来到前面的一个书架,那是摆放武林帮派的书籍,她捡了一本,看看封面,放回去。又捡了一本,又看封面,又放回去。直到她捡到第六本,终于慢慢的端详起来。那似乎是……圣教。风千雪不由疑惑,她感觉她似乎特别关注皇家的事。先是看了南陵国的历史,里面自然少不了和皇室有关的介绍。然后又翻出了圣教,那不是当时轩澈帝在推翻前朝时,创立不久就消失的教吗?“你是谁?”风千雪终是忍不住问,虽然她觉得该被问的应该是她自己。那女子又转头看她一眼,温和的笑了笑,“叫我婉月吧,我喜欢人家这么叫我。我和你一样,也是来客。不过,我比你早来几天。”“你怎么知道我不是这里的人?”虽然这里的弟子目前见到的都是男性,但看那青城真人那么妖冶,应该也会有女弟子吧?只不过,可能不会穿得像她这样。婉月笑了笑,“猜的呀!如果你是这里的人,怎么找本书要那么久呢?对了,你又叫什么名字?”“风千雪。”她摸了摸下颌,“千雪……好名字。那我以后可以这么叫你吗?”风千雪点头。婉月又继续翻书,风千雪也开始翻看手中的这本。这南陵国,国土宽广,和北边的北周国正是各占一半的中原土地。它周围小国众多,东边是国土领域排名第三的东辰国,西边按从大到小依次有迦兰、镇西和娄月等国。而这些国家,虽然表面上看着宁静,但是内里,说不准哪天又会听见哪个和哪个在边境处打起来了。就像之前迦兰和南陵的皓月关战役,说打就打,说停就停。现在,还谈和了。而她此刻手中的这个书册,上面对战事及和其他各国关系的描述,几乎都是比较简单。不过,里面和皇室有关的一些内容,还是比较吸引她的。这轩澈帝,本名南轩澈,原是前朝太傅之子,且有一个妹妹,叫南蓉惜。南蓉惜和前朝太子风霍本是一相互爱恋的眷侣,可不知为何,一道圣旨下来,前朝皇帝竟将南蓉惜许配给了刚得加官封侯的夜世子,硬生生的将一对鸳鸯霍霍拆散。风千雪注意到这夜世子的家谱,下面居然写着夜洛尘的名字。原来,这夜世子,竟是夜洛尘的父亲,那么这南蓉惜,轩澈帝的妹妹,便是夜洛尘的母亲了。当时,前朝皇帝非常暴政,只要有人对他的决策有任何异议,他便会对那人施以重型,甚至只要犯错,轻者五马分尸,重者全家抄斩。而他的私生活也是极为荒淫,后宫佳丽,无不被他折磨得半死不活。于是,朝廷中便有人起了反叛之意。然当时的太子风霍,因为痛失恋人而日夜酗酒,根本无心营政,也渐渐失了众臣之心。后来,前朝皇帝驾崩,而太子也突然爆疾致死,筹蓄已久的南轩澈趁势夺政,带着圣教闯进皇宫,说是要稳定朝纲,可一夜间,却将整个风氏皇族一扫而尽,从此改了国号,自己称帝,众人臣服。这便是南陵国开始的故事。只是,这里说前朝太子是因为爆疾致死,究竟是什么疾,并没有在上面详述。风千雪又翻了一翻,后面讲的,也大多是皇族的事。比如轩澈帝后来娶了谁做妃子,妃子们又发生了什么事。还有轩澈帝儿女的事,这里,风千雪也只在描述二皇子的地方停了一停。但是看完后发现,里面写的,和当时南若寒在地宫里告诉她的基本相同。再往后,就没了。笔者应该还会继续记录,只是,目前还没什么事写吧!也不知究竟在这书库里待了多久,室内的光线慢慢变得有些金黄,就像是夕阳西下的余晖,透过镂空的木窗斜斜的射了进来。风千雪刚把书册放回架上,突然,只听婉月叫了声“糟了”,随即便奔过来拉着她,匆匆从门口跑了出去。然后一转眼,又将风千雪拉到书库对面的一间较暗的厢房,倚着门道,偷偷的往外面瞧,像是躲着谁人。“哎,一时着急忘了关门,一会被那青城真人看到,估计又要受责罚了。”婉月低低的说。风千雪奇怪,“既然你是她的客人,为什么还要躲着她呢?”婉月看她一眼,“你难道还不知道?她不喜欢看到人家长得比她好看,又年轻!看久了她会打人呢!虽然我是来拜访她的,但是也要遵守她的要求,无论我做什么看什么,都尽量不要出现在她面前就是了。我看她自称‘青城真人’,恐怕也是由‘倾城真人’演化而来的罢!她很自恋!”原来这样,风千雪今天也很严重的感受到了。“而且据我这几天的观察,她每次到这个时刻,都会来这书库一趟。不过我很佩服她,这里面这么多书,都是她一笔一笔亲手写的,多不容易。”婉月又细细说了一阵,就在这时,对面果然传来了人的脚步。一身翡翠色的衣裙,在落日的余晖下反射了一层如镀金般耀眼的光芒。青城真人此时手提一盏明灯,来到书库门口的时候,看到那来不及关上的门,果然是啧啧的骂了几句。随后,她一步跨入屋内,只听“砰”的一声,大门轰然关上,那翡翠色的身影便消失在那漆红的木门之后。其实刚刚婉月说了一句话,让风千雪也是震惊不小。那书库里面的每一本书,真的都是青城真人一笔一划的写上去的?那需要多少光阴和精力啊!而她常年在此写书,那江湖和皇宫的事,她又是怎么知晓的?风千雪不得不佩服起一个人来。怪不得,当她门派被灭,杀得只剩她和几名弟子的时候,几乎整个江湖的武林正派,全都出来为她报仇。可是……这件事,究竟是怎么回事呢?风千雪觉得此行必须要将这件事查个水落石出,还她雪国一个清白!“可以走了!”这时,婉月又忽然从门道中走了出来,拉过了风千雪,和她一起往殿外走去。此时夕阳已是完全落下西山,天空已有一半现出了夜间的深蓝之色,而另一半,不过就剩几道微微泛着橙光的烟霞。风千雪攸地想到,既然青城真人已经独自进到书库,那么南若寒也该是在找她了吧!出了殿门,婉月像是还有些不舍,“千雪,我觉得我们挺投缘的,不如今晚,你和我一道,我带你去吃好吃的!”可风千雪却摇了摇头,“我还要等人,今晚就算了吧!”“等人?”婉月似乎有些惊讶,“原来你也不是一个人来的!和我一样呢!不过,我很好奇你们是怎么进来的?这里下面一共三关,我的隐卫,可是足足花了三天的时间才侥幸带我进到这来,我差点以为自己和他就要死了!好在一关的时候……”她说到这,突然又停了下来,改了个口,“不提也罢,总之,我的隐卫受伤不少。还好后面青城真人给他做了及时治疗,否则……哎……”原来,这个婉月也不是青城真人主动请来的门客,而是和她一样,自动前来拜访的。“既然你还要等人,那我们就在此分别吧!青城真人给我们分配了一间屋子,离这不远。我要回去了。”说罢,婉月朝她摇了摇手,“如果还有机会,明天咱们在书库再见!”日落后天色真的暗得很快,婉月才刚刚离开,那天空中剩下的一抹烟霞,也早已被暗蓝取代。然而,南若寒此时究竟在什么地方呢?风千雪如今竟有些迷茫了。向来,都是他能找到她,可是如果要她去找他,她居然不懂该怎么找了。正思索着,忽然远处传来一阵笛声,悠悠扬扬,曲调婉转,和那首《春涌》似像又不像。但风千雪很快就听出来了,那定是他放出的信号,故意让她听到了。于是,她也从腰间拿出玉箫,徐徐的,吹起了他教她的那首曲子。呜呜的是春风的呼声,潺潺的是情人的低述,风千雪虽然吹着《春涌》,但她并没有将内力运用到这能使人入睡的曲子里来。才吹到一半,不过一会,只觉眼前白影忽闪,那飘逸的雪青男子,已然出现。风千雪放下玉箫,看他在夜色中缓缓的走向自己,那被风吹得不时扬起的黝黑长发,偶有一丝粘在脸上,他也不曾拂去。很快他接近了她,就站在她的面前。她看他那根发丝还在,忍不住伸手替他别到耳边。他猛然抓住那只手,放在唇边轻轻一吻,眸眼微微弯起笑意。“想我没?”她脸微红,他怎么可以说情话说得那么自然?还问得那么直接……她好像才刚刚接受他好不好?于是,她没有回答他,反倒故意岔开话题,说了句:“我好像饿了。”“嗯?”他眨了眨眼,忽的恍然大悟,“我们今天好像自从下了船后,似乎真的没有吃过任何东西!”她点头,能给他找点事做就好了,免得他老是问一些她实在答不出口的话。不过,说到找吃的,在这青山上,似乎是遇到了一些困难。虽然如今他们看似是被这青城真人接受了,但她并没有给他们在这里安排住宿和伙食。这可该怎么办好?风千雪突然想起之前在殿内见到的那个鱼池,虽然那些观赏鱼味道不怎么好,但,烤一烤也还是能吃的罢!她刚要开口和他提这件事,却见他忽然将她手往前一拉,有些坏坏的笑了笑,“我带你去个地方,那里,一定会有人端吃的给我们!”说罢,他抬脚轻轻一跃,便牵着她往一处燃着灯火的方向飞去。在凌云宝殿的前下方,是青山派弟子的住宿之地。途中,风千雪听南若寒说,这青山弟子实际上并不是青城真人亲自收的,而是由她的大徒弟,目前也是一个徒弟尉迟昆负责教导。自从青山派遭遇灭门事件之后,尉迟昆又重新召集了一些弟子,只是因为时间仓促,所以才招了不到百人。这样一说,风千雪倒是有些明白为什么青城真人有如此多的时间到那书库写书,原来这派内的很多事,都是由她的大徒弟亲自完成。很快,他们就来到了弟子们聚集的地方。这是一排由黄色砖墙砌成的长屋,布局和四合院有些相似,四周住人,中间空着个大大的公用的院子。南若寒拉着风千雪飞到屋顶,先细细观察了一下里面的动静。似乎这个时段,那些弟子们刚刚用膳完毕,风千雪甚至能闻到饭菜留下的余香,而自己的肚子,忽然很不争气的响了“咕噜”一声。南若寒似乎是听见了,嗤笑了她一下,然后指着刚刚从房间内走出的人。“用我给你的摄魂铃,让那个弟子将食物拿来给我们。不过,在你控制他的时候,也要同时控制这里的其他人,让他们保持不动的状态。怎样,这点不难,你可以试试。”风千雪心中惊呼!原来这就是他说的获得食物的方法?听起来确实是……她不得不佩服他能想到这个让人拍手叫绝的方法,只是她有些惋惜的是,本来是用来御敌的摄魂铃,居然她次使用,竟是用来给他们骗吃骗喝的?不过,遗憾归遗憾,也不能因为这样而委屈了自己的肚子。就算她风千雪以前再怎么清高,现在碰到了身边这个男人,真是……好像有一句话叫做“近朱者赤,近墨者黑”,这说的,或许就是她吧!于是,她从袖袋中拿出了那对金铃。本来她是一直别在腰上的,但是后来觉得这样走路的时候老是会响,就很容易引起别人的注意。基于这点,她就把那对金铃收入袖中。此时,她静静的注视着南若寒刚刚指着的那个人,见他似乎是出来洗东西的。然后,她右手持铃,将心中想法慢慢聚集。不一会,宛如阵阵黄莺歌唱,清脆又悦耳的铃声便在这夜空中响了起来。摄魂铃,铃声闻如天籁,似近似远,意犹未尽。可眼下,那走出来的弟子,却已经神色茫然,而在他周围的其他弟子,不知从什么时候起,竟一直保持着一个动作。时间,仿佛在此刻静止了,除了一人……风千雪心中默念:去拿食物吧,有什么好吃的,尽管拿来。须臾,那神色茫然的弟子,便缓慢朝一个地方走去。不过多久,他又重新出现在她的视野,然后,只见他轻轻一跃,跳到了她和南若寒所在的屋顶,将手中一个盒子端了过来。风千雪看一看他,见他双眼虽然仍是睁着,但目光呆滞,瞳眸没有焦点,仿佛真的被人摄取了魂魄,成了一个只会为人卖命的行尸走肉。她继续摇铃,直到那弟子重新落回地面,继续做他未完成的事。铃声骤然停了,所有的人,还是按照先前一样做着自己原来的事。不过在另一处,南若寒和风千雪得到了食物之后便从屋顶飞了出去,落到一处月光铺洒的旖旎角落,满意的吃了起来。没想这青山派的食物也不算太素,而且口味也比较大众化,不会太过清淡,也不会太过咸腻。风千雪夹起一块鱼肉放进嘴里,这是清蒸的鱼,味道极鲜,入口还有淡淡的梅子香味。她又夹了一块鸡肉,香甜滑嫩,是绝好的土鸡,就连火候也控制得正好。或许自己是真的饿了,她如今吃什么都觉得香吧!“雪儿。”突然,南若寒叫了一声。她刚一转头,一颗带着某种独特气息的肉丸便塞进了她的口中。“好吃吗?”他笑意盈盈的问。她点头,这肉丸滑而不腻,那肉中还混着香菇和葱末,自然口感很好。只是,为什么她总觉得那肉丸缺了一角?“我刚刚咬了一口,也觉得不错,见你没尝到,就直接传给你吃了。”他好开心,他终于和她“相濡以沫”了。她听后脸色一黑,敢情那竟是他咬过的?那上面的另一个味道,居然是……“生什么气,不是也吻过嘛?我的香唌,你都不知吃了多少次了!其他女人,想吃一口都没福气呢!”她顿觉自己又着了他的道了!他们继续吃着,而夜色也愈来愈暗。也不知是不是因为这山高,从这里仰望,那星星便成了一条银河,闪闪的从他们头顶上方缓缓流过。可就在他们解决了温饱问题,准备收拾东西走人的时候,只听不远处的几株杨柳丛下,似乎闪出了两道身影。黑暗中他们虽然没有看清是谁,但从背影猜测,应该是一男一女。两人立即警觉。这里若是出现女人,大概也就是那自大自恋的青城真人了。那她,又是和谁在这夜深人静的柳树丛下出现呢?两人心下不谋而合,屏住气息,慢慢移步朝那树丛走去。很快,他们便发现了目标!月色下,那一袭闪着绿光的翩然身影,自然是青城真人无疑。可是那另一个人,虽然穿的同样是青山派那独有的青色衣袍,但和那些弟子们却大不一样,感觉这人的地位,似乎要更高一些。“我知道是谁,那便是她的大徒弟,尉迟昆。”南若寒此时已经给她作答。尉迟昆?风千雪小小惊了一下。这对师徒,在这时会做些什么呢?风千雪又好奇的伸头望去,却见那两人早就抱成一团,女的衣裳已然扯下大半,而那男的,竟如孩儿一般,匍匐在她的胸前……“唰”的一下,风千雪面色即刻红了。------题外话------抱歉各位!昨天感出去玩回来晚了,一回来就想要码字,于是锁了电脑,不码到字数无法出来。结果中途才想起忘记把今天的章节提前上传给编辑审核,导致凌晨无法正常更新,只能等编辑早上上班后审核才能显示了……我知道好几个亲们都是在凌晨订阅了新的章节,有些甚至是在半夜四五点的时候,感很开心。谢谢各位的支持和厚爱~昨夜让你们白等了,抱歉!

内蒙古治癫痫病专科医院哪家好
衢州癫痫专科医院哪家好
珠海哪治疗青少年癫痫病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