IT經理世界軟件業為什么這么慢

2019-04-30 18:30:46 来源: 松江信息港

一年多前,BMC與思科召開過一次高層的秘密會議。思科向BMC分享了針對大型運營商提供服務的UCS(統一計算)系統,這更加堅定了BMC在云計算解決方案的方向以及在這1領域加大投入的決心,同時這也會徹底改變將來全部IT服務管理。BMC軟件公司董事長兼CEO Bob Beauchamp說。2010年12月,思科公司和BMC軟件公司已就云計算達成了第二個戰略聯盟,合作開發一個全新的大型云服務供應商平臺,面向電信運營商、大型和中型供應商、云存儲提供商、高流量的社交媒體和零售站提供獨立應用集成云交付平臺。

站在传统软件业的角度看,大型企业级软件的复杂性已经基本走到了进化的尽头。从传统的对硬件络的监控,到后来的IT服务管理,再到号称IT管理的端BSM(业务服务管理),IT在企业中的角色走过了一条由边缘到中心的道路。开始IT只是为企业提供间接业务价值,即通过提高IT服务管理的水平来保证系统的稳定,对业务起到辅助的作用;后来,企业开始关心IT服务对业务带来的影响,强调从业务目标角度出发来优化IT服务;再后来干脆达到了 IT与业务水乳交融的状态IT就是业务,业务就是IT。

由于提出BSM理论,Bob Beauchamp被称为BSM之父。也是通过这套复杂的方法论,BMC在传统软件领域将自己的角色塑造为帮助企业将IT与业务绑定的魔术师。想要达到IT和业务的无缝统一吗?那就需要依靠昂贵的企业套件、复杂的IT方法论和高深莫测的咨询实施顾问。但即使是如此高端的魔术师,现在也必须向云计算致敬,缘由很简单,既然IT已经成为企业的基因,云计算改变了IT的交付和使用模式,那末也就是在改变企业原有的进化路径,软件供应商们必须随之转变。

所有的转变都是痛苦的,除VMware、Citrix等致力于虚拟化的软件公司欣喜若狂外,更多传统软件商面对云计算时迟疑缓慢的实际动作也从侧面验证了这类转型的艰苦。全球第二大软件公司甲骨文CEO 拉里埃里森曾在2008 Oracle Open World大会上对云计算冷嘲热讽:计算机行业是一个比女性时装界还要追逐概念和潮流的行业。也许我是个笨蛋,但是我真的弄不懂他们在说些什么 这类愚昧什么时候能够停下来呢?虽然甲骨文也发布了自己的云计算策略,但也仅限于将原有的套装应用软件SaaS化以及以原有的格计算为基础的PaaS 平台服务。甲骨文的老对手SAP干脆对云计算抱持怀疑态度,SAP的CTO维沙尔西卡认为目前还缺乏真正意义上的云计算,特别是适合企业商业计算环境的云计算。

微软在发布向云计算转型计划5年后终于获得进展,于2009年11月份发布了Azure云计算平台,以此来追赶亚马逊的优势。目前亚马逊来自云服务的营收约5亿美元,是微软云服务营收的5倍多。IBM的动作更加缓慢,它从今年3月份才开始提供云计算项目,允许企业在IBM数据中心开发并存储软件。之前IBM的做法仍然是过去的惯用手法同盟。2009年,IBM与AMD、EMC、Sun、SAP、VMWare等数十家芯片、存储、虚拟化、软件厂商和组织,共同签署了一份开放云计算宣言,为开放云计算制订若干原则,保证互操作性。有评论认为,签署宣言其实是为了制定标准的厂商或组织自己的利益,他们在云计算的竞争中落后了,没有明确的云计算战略或者没有提出自己的云计算战略,因此要利用标准让自己赶上来。

云计算技术及应用起源都深深地打上了互联公司的烙印。在云计算领域走得快.远的3家企业谷歌、亚马逊以及都有自己的核心云计算服务,分别从PaaS、Laas、SaaS三个层面实现了云计算的经典应用,并在此基础上不断开发新的技术。在它们的基因中,是互联打下的深深烙印,而没有传统软件公司的被套装软件和许可证套住的气质。

与有着天然互联基因的谷歌们不同,传统软件商面向云计算的转型则要艰难很多。从传统的包装盒+加密锁到逐步转变商业模式,继而通过互联提供产品及服务,传统软件商则需要仔细核算转型的利害得失。正像微软全球副总裁、亚太研发集团主席张亚勤所说的:云计算是被逼出来的。在主观上,传统软件业的云计算策略听起来更像是营销策略而非实际行动,他们其实不愿意放弃套装软件的丰富利润而认真考虑推动云计算,很多时候是在平衡自己的赌注,甚至依靠云计算战略来为自己的存储和服务器部门促销。

婴儿脑瘫诱因
北京治疗脑瘫三甲医院那家
新生儿癫痫有啥症状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