凶宅传说

2019-09-14 06:33:52 来源: 松江信息港

这!只是一个流传一年之久的传说。但是在这个镇子上已经流传甚广,一提起它已是无人不知无人不晓。
她一共生养了六个孩子,只有一位给她送终。其余的五人,都心怀鬼胎。
这五个孩子贪恋着她的传家之宝,你争我夺。镇子上流传着,她的鬼魂守护着那个宝贝,因此没有人敢靠近这栋老宅。
然而,闯进这栋宅子的贪徒们,他们的人生,终在这里写下悲惨的句号。那么就请随我迈进这凶宅传说的大门,一起去弄清这里的真相吧。

(上)
在镇子的中心大街上,突然热闹起来。大家七嘴八舌地议论着,一位年轻人被他们围在中间。
这位年轻人是老刘家六个孩子当中小的一个,刚刚出国留学考得博士回来。他是家中小的一个,故起名叫刘多,为人本性端正。这个镇子上从来就没有出过什么大学生,更别提什么博士了,因此他成了众星捧月的对象,被众人围拥着一直送到他家的大门外。大家到了那所老宅门前,才停下了脚步。
这所老宅共有两层,外表破旧。由于年久失修,爬墙虎已经上了二楼的窗台。刘多推开生锈有些发紧的大铁门,“吱嘎”一声,刺得他身后的那些人纷纷掩起耳朵。
刘多没在这里多停留半步,直接向正门大步流星地走去。等他消失在门里,众人还是在门口久久不肯散去。刘多直接上了二楼母亲的房间,见到了想念已久的老母亲宋桂兰。因为刘多一回到镇上,就听说自己年老的老母亲宋桂兰生病卧床不起,所以急忙赶回家里探望。
刘多丢下身后沉重的包裹,一下扑跪在她的床前。这是一张比单人床稍微宽敞的床,白色的大床单将整个床罩得严严实实,长出的部分已经拖落到地上。刘多望着老母亲那焦黄苍老的面容,不由得泪流满面,泪水模糊了他的视线。
刘桂兰布满褶皱的嘴唇微微动了动,嗓子里勉强地发出一些刘多听不清的声音。“儿、呀、咳咳——”这样的声音令刘多很心疼。他抬着头看着自己的老母亲:眼角和眼皮上的那些皱纹掩盖着她的眼眶,令刘多无法辨认母亲的视线是否在望着自己。
刘多的右手迅速将阻挡他视线的泪水擦了擦。刘桂兰将自己的左手微微翘起伸向刘多,母子两人的手紧紧地握在了一起,传递着温度和那种有着血缘关系的语言。
午夜来临后,守在病床前的刘多被窗外的一声猫叫惊醒。他抬头望了望窗外那一片黑蓝色的夜空,几片散云遮住了月亮,仅露的月光依然幽蓝。似乎有风在吹动,他隐约听到树叶在沙沙作响。刘多看了一眼老母亲,变换一个姿势想继续睡觉。不过这一眼令他感觉有些不对。屋子里很黑,也很静,刘多感觉母亲没了喘息。他立刻站起身,在墙上胡乱地摸着灯的开关。通亮的房间,刘多一头栽在床上老母亲的怀里。幽静午夜的户外,飘荡起刘多撕心裂肺的哭喊声。
宋桂兰早已写好遗书,放在了自己的枕头下,上面写着的名字就是刘多。遗书上写着的遗产只有一件,不是金钱的数额而是一个红铜盒子。刘多将老母亲身上的衣服全部换成了新的,午夜里他独自守候在老母亲的遗体前面,不再睡眠。
第二天天一亮,刘多操办着老母亲的葬礼。闻讯赶来的五位哥哥姐姐,假惺惺地扑跪在棺材前面。他们哭得犹如狼嚎一般,可是不见有泪水落下。在场的人劝说着他们节哀。葬礼结束后的下午,刘多的五位哥哥姐姐突然变了嘴脸,逼着刘多交出那遗产。刘多言词中并没有对盒子多多讲述,只针对老母亲生病这么久也没来看一眼的事情,让他们做个解释。可是五兄妹七嘴八舌地吵着,死活就要遗产。
老大刘权富的意思说得很明白,那份遗产一定是家族传说的传家之宝,六个人谁都没有权利独吞,只有拿出来换成钱,大家均分。
刘多的态度很坚决,红铜箱子是老母临终遗物,不得变卖。
送走五位已经失去良心的亲人,刘多独自留在老宅子打扫卫生。他从里到外,从外到里彻底清扫了一遍,可是他没想到的是回家的五亲人却直接聚到一起商讨着大事——该如何得到那件传世之宝。老大的意思是直接蒙面进去抢;老二则言此计还不稳妥,不如派一女子和刘多恋爱,然后将其拿下;老三表明那样太浪费时间,她意思是偷。五人采纳了老三的计谋,准备到老宅去偷传家之宝。
准备稳妥的五个人,午夜时分进入了老宅。老大多了个心眼,不能直接开大门进去,那扇大门生锈了打开会有声响。五人直接翻墙进入大院。黑漆漆的老宅阴森恐怖,令人产生一种恐惧感。老三向后退了一步,不过,还是用言语掩盖住内心的恐惧继续向前走着。
到了窗子的跟前,老大拿出了割玻璃的工具,在玻璃上割出一个洞将手伸进去,从里打开了窗户的开关。五个人依次跳进了老宅子内。老大拿出蒙着红布的手电,照在屋内所有的角落巡查着情况。五个人已经有二十年没有来过这里了,对这里已经有点陌生。他们慢慢地一步一步寻找着。
这间屋子没有发现任何有价值的东西,五个人只好去另外一间。等五个人将楼下的房间全部找完之后,也没有半点的收获。不过,在老大将手电筒抬高的时候,不知道碰到了什么东西。手电筒上罩着的红布掉落在地面,那一道白光不偏不移地,刚好落在柜上摆放死去宋桂兰的遗像上。那一双似乎含有怨恨的眼睛闪着不寻常的光,那种神情似乎在传递着一种地狱的文明。本来就有点害怕的老三,“嗷”得一声,没头没脑地向门外跑去。
之后的一年里,五个人再也没敢进入老宅。刘多也因为要到异地工作,离开了这里。
镇子上有人传说在这个老宅里,宋桂兰的鬼魂守护着那份传家之宝。但是至今也没有人见过那件宝物,就连刘多本人也没有见过。
这个闹鬼的传闻,就在镇上流传开来。有的说在凌晨下夜班回家路过时,亲耳听到从宅子里传出宋老太太的哭声;有的说黄昏的时候,亲眼看见从老宅的上方冒出一股黑烟徐徐不肯散去;有的说在每个黎明破晓时分,都会有一只野猫在宅子外面徘徊。说是宋老太太的亡灵,已经附体在黑猫的身上了。
短短的一年时间,宅子里闹鬼的事件传得沸沸扬扬。人们都不敢正眼看这所老宅。
刘多在单位的表现非常突出,成了领导面前举足轻重的人。老母亲的祭日要到了,刘多请假回到了这所老宅。
刘多乘坐的火车到站已经是晚上十一点多,等他回到老宅的时候已经午夜时分。因此没有人见到他回到这里。看着漆黑的房间,他的脑海中不断地闪现着老母亲的摸样。他站在门口没有挪动半步,思念越来越强烈,再也忍不住哭泣起来。
现在什么也代替不了这份深厚的念母心情。当晚,他疯狂地跑到了母亲的坟前,跪在坟上嚎啕大哭。
刘多哭累了就躺在老母亲的坟上睡着了,不知过了多久他忽然听见一种悦耳的鸟叫声。慢慢地抬起头,睁开迷蒙的双眼,中午的阳光刺着他的眼睛周围一片白芒。
刘多告别了“母亲”之后,没有直接回到老宅,而是来到镇子里的饭店吃着午饭。在吃饭的时候,他顺耳听到了邻桌在讲老宅闹鬼的传说。刘多气得放下还没吃完的半碗面,交钱离去。
午夜的时候,刘多盘坐在大厅里,在他的面前端端正正摆放着宋桂兰的遗像。地板上的一个铁皮桶里,不断加入的烧纸遇到火焰瞬间燃尽。刘多拿起放在身边的那瓶白酒,仰脖喝了一口,然后絮絮叨叨地对着宋桂兰的遗像说着想念的话。
不知道老大刘权富和老五刘权贵是怎么商量的,他们决定在今天再次进宅偷走传家之宝。
这次老大决定变换套路,从二楼直接进入房间。两人借助院中的歪脖大树跳到了窗台,轻手轻脚地推开了二楼的窗户进到里面。老大掏出了手电,这次与上次不同的是没有罩那块红布。两人现在所在的房间是书房,原来他们也都在这里读过书,刘多也是在这里温习功课考上大学的。
老大手中的手电对准了书架开始翻找着。老五见老大开始寻找,也拿出手电找起来。然而那件传家之宝红铜箱根本就不在这里,费了半天的劲只抓得一手的灰。被欲望占据整个心的刘权富又窜到了第二个房间,这是老母亲宋桂兰的卧室。刘权福刚想推开那扇紧闭的房门,跟在他后面的老五轻轻地拉扯着他的衣襟。老大回过头看着他,并问着此举为何?老五的意思十分直接,说是害怕。但是刘权富已经鬼迷心窍了,根本不管。
当光照在玻璃窗上的瞬间,一双闪着白光的眸子盯着他看。吓得刘权富倒吸了一口凉气,连忙向后倒退着,并关上了门。关门的声音虽然有,但是没有引起刘多的注意。刘权富用另一只空闲的手擦着额头上惊出的冷汗。刘权贵连忙询问着受惊的原因。刘权富吓得已经不知说什么才好,那一双发亮的眸子不断地从他的眼前闪过。他喘着不均匀的粗气蹲在地上,就在这个时候耳边传来一声猫叫。刘权富听到这一个声音才重新站起身,拍了拍自己的胸脯平息了喘息。
经过这件事,刘权富放弃了进这个房间,转身向刘多住着的卧室走去。刘多的房间和宋桂兰的紧挨着的。刘权富单手捂住门把手使劲一扭,门开了。在房间中除了一张整洁的床和一张茶几之外别无它物。转了一圈见没什么可翻,两人关好门走出了房间。他们决定到楼下去翻看。刘权贵依旧跟在老大刘权富的身后,顺着下楼的台阶悄悄向下行动着。两人刚好走到缓步台的时候,老大刘权富一抬头看见宋桂兰的遗像。在它的前面,那个铁桶里烧纸依然燃烧着,微微的风吹动火苗形成动态的光影。光影照在那张宋桂兰的遗像上,就好像她在动。
刘权富张大了他的嘴,瞪大了双眼,表情如同静止僵尸的嘴脸。腿部忽然无力一软,整个人瘫软在缓步台上。刘权贵倒是直接,在前面刘权富倒下去之后,他直接被吓倒在地上。
刘多对于两个人的遭遇是全然不知,整整一瓶子的白酒全部进了他的肚子。当大嫂五嫂带着警察来到老宅的时候,刘权富和刘权贵都已经被吓死了。大嫂抱住自己的男人哭得满脸泪水,并且一口咬定是刘多害死了自己的丈夫。
警察只能将在场人员全部带回警局。三天之后,法医的尸检报告出来了,刘多跟这件事情没有任何的关联。可是怀恨在心的大嫂并没就此了结这件事情,当时她心里有一个想法,一定要为丈夫刘权富报这个仇。

(下)
自己的大哥和五哥死了,刘多坐在母亲宋桂兰的遗像面前拿出那个红铜盒子。他想将这个盒子打开,看看里面到底是什么,可是转念一想,伸向红铜盒子的双手在途中停顿了。
刘多的假期还有三天就要结束了,为了自己母亲的亡灵能够更好地安息,刘多想在临走的时候,将宋桂兰的遗像也带走。他要永远地离开这个毫无牵挂的小镇。
天,刘多发出去卖房子的广告,然后又到劳务市场找装修工人,想将老宅装修一新。他打算将卖房子的钱,分给姐姐和嫂子们,来为母亲做一件事情。出于赶时间,刘多出高价钱要求工人们加夜班赶工,工程队的老板答应了刘多的这个请求。
半夜,刘多叮嘱工人几句话,下到一楼休息。凌晨刚过,其中一位工人就熬不住了。昨晚上通宵打麻将,今天又忙到现在,甭说他这么瘦小的身子骨,就算是铁人也撑不住了。一个没注意,他将宋桂兰摆在柜子上的遗像碰翻在地。
说来也巧,刘多的大嫂终于想到该怎么报复他。她披头散发,脸上抹足了白色,眼窝子描上了一圈黑,想从窗户爬进来。碰巧在这个工人碰翻宋桂兰遗像的时候,她刚好爬到窗户上,两名工人当即吓死了。
她见吓死的并不是刘多,立刻顺着原路逃跑了。刘多由于太累,睡得很死,根本就没听见。
第二天清晨,工程队老板来到这里。他似乎是被气到了:“我的那两个工人呢?真的太不像话了,刚才给他俩打电话居然没人接。”
刘多轻轻揉了揉眼睛:“不会的,他俩一直在工作。干一宿的活可能这会累得睡着了吧。”
老板走进房间,刘多关好了外门。两人向楼上走去,距离还有两米远,却看见两个人倒在地上,全部是面朝下。工程老板一见到两个人还在睡,气就不打一处来。他紧走了两步,上前一脚踢在那个工人的腿上,见没反应又连续踢了几脚。不过感觉有些不对劲,那条腿硬邦邦的。当他将他翻过来的时候,才看到那人的脸已成黑紫色,触摸他的身体已经是硬邦邦的了。不能瞑目的双眼瞪得圆溜溜,张着的大嘴整体看上去就知道这人是被吓死的。
发生此事,工程老板立刻报了警。警察赶到现场之后,对这里进行了清场。
被挡到了大门外的刘多感觉不可思议,心想:“难道说,镇上流传这里闹鬼是真的吗?不过母亲走的很安详,难道是那只黑猫?母亲的灵魂附它的身体了?不能吧?这不是迷信吗?”
刘多想着时,身后一些人也在议论这件事情。
路人甲:“这都死了四个人了,我就说这里闹鬼嘛!这是宋老太太回来索命来了,这个宅子可不能再住人了。”
路人乙:“可不是吗,有天晚上我就见这里面有鬼火出现。在房间里悠悠晃晃的,照得玻璃窗通亮。”
刘多听着他们的议论,气得骂道:“你们都给我滚!我母亲死得很安详没有变成鬼。你们都给我滚!”

共 7790 字 2 页 转到页 【编者按】“人世间沧桑富有,乃一百年之事。过激地追求金钱、地位导致生灵涂炭,实则丧失本性。血缘与否,贵在知情知理。处事之道,必先以和为贵。”一段非常有哲理的话,而小说本身也是围绕这段话来展开,可以说是以事说理,以身说理。六位兄弟姐妹,五个是抱养的,只有刘多是亲生的。也许是父母对抱养的小孩从小过于宠溺,所以面对生病的老母亲,他们不闻不问,老母亲过世后,他们却对所谓的传家宝垂涎三尺。老大、老五在偷传家宝的过程中,因为自己心里有鬼活活吓死。大嫂想报仇,本想吓死刘多,却意外吓死了替老宅装修的工人。而三位姐姐错误理解刘多卖房子的本意,一把火烧了老宅,自己也锒铛入狱。这一切的都起源于贪念,也结束于贪念。其实这世间是没有鬼的,鬼都在自己心里住着呢!小说一波三折,引人入胜。不过,揭示主题方面的情节还是略显单薄,欣赏。【编辑:瞳若秋水】
1 楼 文友: 2012-11-0 21:26: 2 小说整体构思不错,只是关于主题的内容挖掘得不够深,像关于五姐妹争家产等方面的描写就过于浅显,纯粹是为了突出凶宅的需要。另外,作者的一些语句不够通顺,标点运用也不准确,希望在以后的投稿中能有所改进。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
2 楼 文友: 2012-11-0 21:26: 2 小说整体构思不错,只是关于主题的内容挖掘得不够深,像关于五姐妹争家产等方面的描写就过于浅显,纯粹是为了突出凶宅的需要。另外,作者的一些语句不够通顺,标点运用也不准确,希望在以后的投稿中能有所改进。 秋水横波远8 62 91 7什么牌子的纸尿片好
慢性肾炎突然夜尿增多怎么办
婴儿流鼻血
宝宝消化不良怎么办
本文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