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体育

中国还将创造经济增长奇迹

2018-12-06 21:57:38

中国还将创造经济增长奇迹

2012年11月,随着美国大选的落幕,中国领导人的换届结束,中美关系的下一个十年也逐步明朗化,China Monitor公司(CMI)的共同创始人约瑟夫?凯茨布蒂斯和丹尼斯?奥布莱恩基于CMI给出的全球经济的趋势走向分析,从宏观以及微观层面解析了中国将续写经济高速增长神话的充分以及必要条件。

财政悬崖或加重贸易保护主义

曾任美国经济发展委员会的共同主席的约瑟夫?凯茨布蒂斯认为虽然奥巴马赢得了连任,不过在未来的政策拟定上,共和党和民主党将协同工作,更多的时候,他认为两党会在一些政策问题,特别是财政问题上采取妥协方案。就奥巴马以后将要推行的一些政策而言,约瑟夫?凯茨布蒂斯说,长远来看,这些政策即使通过了议会决议,也要花一年到两年的时间才能在全美进行推动和产生实际效应。美国当下面临的问题无疑是在2013年1月很可能出现的财政悬崖问题。当前市场上评价美国的财政悬崖主要体现在以下四项内容:(1)小布什总统减税计划即将到期;(2) 2%个人所得税假期即将结束;(3)发放已延长的失业救济金时间即将截止;(4)如果国会未达成超级委员会定下的赤字削减目标,根据预算控制法,美国将在2013年启动自动削减赤字机制即在十年内削减国防等安全开支和国内其他项目开支共约1.2万亿美元。而根据先前法案,如果美国国会无法在2013年1月1日以前就赤字削减计划达成一致,则增税和节支将同时降临到美国,影响总计达6000亿美元,这种情况必将为美国脆弱的经济复苏带来灾难性损害。约瑟夫?凯茨布蒂斯表示美国现在作为世界上的贸易逆差国和债务国会在未来,更加强调贸易保护主义,这毋庸置疑地会加重中国的这个重要贸易伙伴的出口压力。由此一来,这样中国在出口贸易上的巨大损失极有可能转嫁到国内,造成制造业困境以及失业等国内矛盾。对于美国目前面临的税收制度问题,约瑟夫?凯茨布蒂斯则建议说,区别于奥巴马可能采取的仅对于富人进行加税的政策取向,他认为美国国内的税收应该全面增加,穷人富人应当全面加税,包括对于附加税等税种赋税比例的增加都是应该使用的减少财政赤字的工具,他表示有时简单的税收方式或许更能够解决美国政府当下面临的困境。约瑟夫?凯茨布蒂斯补充说,经济萧条时期,消费者信心在这个时候比任何时候都重要,这也同理于中国。而在中美关系上,曾作为美国商务部部长助理的约瑟夫?凯茨布蒂斯就分析认为,鉴于美国总统的副手拜登对中国一贯的良好政策倾向以及过往美国政治选举中即使多次出现对中国的攻击但总统上任后并不会对于中国进行过多政策封杀的情况来看,在未来,中美贸易关系依然会保持一定程度的平衡,美国并不会因为国内问题过度问责到中国的贸易出口方面。

中国面临的机遇与挑战

中国在过去实现的是奇迹般的增长。我们从来没有在任何国家见过像十二五规划这样的国家性顶层设计计划,从来没有。中国政府的计划性非常强,事实上中国人民30年间的生活水平显着地提高了,这是强大的政府执政力的体现。约瑟夫?凯茨布蒂斯激动地感慨。中国过去三十年间实现的是经济和社会秩序的伟大转型,我认为这种成果的伟大性完全可以媲美二战后西方国家的重建壮举。约瑟夫?凯茨布蒂斯还表示,前世行副行长林毅夫提出的中国将持续20年的8%的GDP增速在他看来,中国要保持未来十年的8%的增速是完全可能的。其CMI分析报告就显示,年中国的GDP增速将达8.5%,但是,他也分析说,中国同时还要面临几个阻碍高速发展的风险因素:1.中国劳动力成本的持续攀升将导致中国失去低人工成本的竞争优势。而这个问题不单纯地体现在出口问题上,这也对于中国国内的生产消费形成一道成本高昂的阻碍。数据同时也预测这期间中国的通货膨胀率将达到4%。而中国人近些年热衷于不动产的投资热情让约瑟夫?凯茨布蒂斯忧虑,他认为中国非常需要进行生产、消费上的投资,而不是在不动产上进行疯狂地倒卖行为,因为只有投资于生产和消费才能更有效地帮助实体经济进行建设。于此同时,CMI的分析报告也指出中国的国有银行和商业银行的信贷风险攀高对金融体系健康发展的不利影响也将成为中国急待研究的课题。约瑟夫?凯茨布蒂斯补充道,从已有的数据模型可以推测,中国未来的生产能力依然强劲,中国拥有的庞大人力基数和生产资料都是世界其他国家所不具备的,到2015年,中国的生产力或将更上一个台阶。2.中国金融的改革步伐不能停滞,更自由的金融市场会带领中国企业进行更阳光的发展。同时,约瑟夫?凯茨布蒂斯也提到说中国国有企业的行业垄断行为也应当进行一定的调整,适度地让民营资本进入过去不曾进入或份额占有稀少的产业。这样不仅能够使得一些效率低下的国有企业提高生产效率,同时也是对中国市场化的进一步开放进行探索。3.中国政府行政的透明度必须加大。约瑟夫?凯茨布蒂斯提到说俄罗斯出现的政府腐败等问题制约其经济健康发展的例子不应该再在中国出现,只有当行政透明度加大,中国政府所推行的政策才能落实到位。4.创新,这对于中国未来的发展至关重要。像中国这样庞大的国家,如果将国民进行创新发展的兴趣刺激起来,全民化的创新生产会让中国高速发展的奇迹再次出现。约瑟夫?凯茨布蒂斯强调说,执行力,非常重要,像十二五规划这样大的规划,这样细致的考量,没有一个国家做到了。中国只需要执行其规划内容,那么中国将继续书写经济神话。丹尼斯?奥布莱恩赞同地说确实如此,中国如此多的人口和复杂的民族文化,能够在如此短的时间里发展到今天这样的程度,确实是一个奇迹。约瑟夫?凯茨布蒂斯对说,当下,中国城镇化的迅速推进是需要通过多方面的考虑才能完成的巨大工程,到2020年,60%的中国人将成为城市人,6亿人口的迁移将是一个庞大的、前所未有的人类生活形态的转变过程。这同时给中国带来新的研究课题,比如,如何尽快提高农业生产效率,同时,农村人口进入城市将带来的社会络交际问题,新入群体的安置在一方面,会带来巨大的基础建设发展机遇以及扩大的消费需求,但同时也有可能带来边缘人群的社会问题。丹尼斯?奥布莱恩补充说,老龄化也是一个不容忽略的现实议题,中国老龄人口比重已达到13.7%,人口已超过1.8亿,这样庞大的老龄人群带来了养老问题,这其中包括了也让美国总统奥巴马从上届任期头疼到这届任期的医疗保险问题。这些都是中国领导人面临的巨大挑战,只有给出妥善处理这些问题的方案并按部就班地执行,那么,10年后中国的发展成果会再次让世界惊讶。

全球经济动荡,未来还看中国

针对目前并不十分稳定的全球经济局势,欧洲国家里面让人担忧的莫过于希腊的主权债务危机对欧盟地区造成的连锁反应。自欧洲债务危机爆发以来,欧盟和国际货币基金组织就已经同意向希腊提供两轮共2400亿欧元的救助贷款,同时要求希腊实施一系列紧缩和改革措施。约瑟夫?凯茨布蒂斯就表示说,希腊带来的问题很可能导致的解决方案是希腊退出欧元区,他并不认为欧洲联盟会就此瓦解,相反地,欧洲央行可能会通过欧元债券的发行等措施对于西班牙和意大利等国进行增援,但数据显示,欧盟四季度的实际生产总值将继续减少。约瑟夫?凯茨布蒂斯接着说,如果欧盟对此次危机进行合理地处理,更强大的欧盟体制很可能在本次危机中呈现出来,欧洲在未来的竞争潜力则将更为突出。同时,对于人们所期盼的新兴市场是否能继续带动全球经济更强劲增长这一问题上,约瑟夫?凯茨布蒂斯表示说如果要投资,他很可能会选择非洲国家的债券。投资拥有不少好的资源产业的巴西也会是一个不错的选择,虽然就目前看来,其政府腐败是一个让人望而却止的阻碍。马来西亚,一个充满了不少让人兴奋的高科技人才与新技术的国家,在新兴国家里所具备的优势非常抢眼。而印度,数据分析印度在未来将出现周期性的经济增速放缓,而过多的政府管制以及其高端人才过高的劳动成本让它失去了过去可以同中国相竞争的优势。中国,不要忘了新兴国家里吸引人的还是中国,这个国家仍保持着很强的全球竞争力,连我也被吸引来了。约瑟夫?凯茨布蒂斯笑道说。

能源发展趋稳定

人类的发展离不开能源的供给,就能源方面,目前的石油价格并不会成为全球复苏的障碍,但是,约瑟夫?凯茨布蒂斯顿了顿说,石油价格很可能出现短暂的上扬,比如达到200美元每桶,这其中包括的不安定因素就有来自利比亚,来自中东和非洲的石油供给不确定性,同时伊朗的核问题都将会是造成价格上扬的可能性因素。不过,由于来自美国、加拿大、伊拉克、哈萨克斯坦和巴西的产油量的进一步提高,石油价格在年间,如果无大意外,应该会降低。约瑟夫?凯茨布蒂斯分析说。中国在十二五规划中指出要减少单位GDP16%的能耗,在限制石油和煤炭的产出同时大力对新能源进行发展,他认为,对于新能源的研发以及其基本的管制体系建设在美国和其他诸国在未来几年还将处于一个比较漫长的探索过程。

如今两位来自权威数据分析公司的创始人约瑟夫?凯茨布蒂斯和丹尼斯?奥布莱恩让我们更清晰地读懂简单数据背后的深刻含义,虽然CMI的分析数据告诉我们的是历史,但这些傲人的数据展示给了全世界中国所具备的创造历史的能力和潜力。在约瑟夫?凯茨布蒂斯和丹尼斯?奥布莱恩如此地看好中国市场并客观地指出我们要面对的挑战的同时,同他们一样,对中国即将创造的下一个辉煌充满期待。

CMI公司共同创始人兼董事长约瑟夫?凯茨布蒂斯

Joseph Kasputys博士于2001年创立Global Insight, Inc.。该公司与Data Resources (DRI)、WEFA(前身为 Wharton Economic Forecasting Associates)一同跻身全 球经济信息与预测机构行列。2008年,IHS, Inc. 收购Global Insight。在此之前,Kasputys博士一直担任Global Insight的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之后又担任总裁直至2011年。2010年,他创立China Monitor, Inc.,关注中国经济和主要产业动向。1996年,Kasputys博士和着名经济学家Allen Sinai博士共同创立Decision Economics, Inc.,任董事长。

1987年至2000年,Kasputys担任Primark Corporation的董事长、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在纽约证交所上市的Primark Corporation是全球的经济金融信息提供商。Kasputys曾任Thomson Financial的董事长、McGraw-Hill, Inc. 的执行副总裁,以及美国商务部部长助理。1977年至1984年,Kasputys任职于Data Resources,后当选总裁兼首席执行官。

Kasputys荣获哈佛大学硕士及博士学位,是众多董事会的一员。2008年至2011年,他担任美国经济发展委员会的共同主席。经济发展委员会云集商界,研究并推动促增长的政策。

CMI公司共同创始人及总裁丹尼斯?奥布莱恩

产业经济学和微观计量经济学专家OBrien博士于2010年创立了China Monitor, Inc.。近七年中,他致力研究中国经济, 为《中国》撰文,并曾任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的经济顾问。

OBrien博士曾参与收购了约五十家信息公司,亲手创立了六家公司,并使两家成为上市公司。他的经济学家生涯始于1970年,当年他加入了Data Resources, Inc.(DRI),担任DRI的执行副总裁, 负责商业运营、产业经济学和国际运营。

OBrien博士取得了丰硕的事业成就。其中,担任Ziff-Davis ISG公司董事长期间,他从宾夕法尼亚大学收购了WEFA公司 。WEFA和DRI现在是全球从事经济分析和预测的公司Global Insight的两大支柱。其后,他又与他人共同创立了Dun Bradstreet Technical Economic Services(DB TES),这家公司建立了一个规模超过六千万个产业数据的数据库。

2003年,他开始为《中国》撰文,并由此结识了中国国家信息中心副主任和中经公司总经理。2008年,他与特拉华州的美国国会众议员John Carney先生共同创立了Transformative Technologies公司。由此,他与中美两国经济学家同仁建立了合作关系,并终创立了China Monitor, Inc.。

维娜芬多少钱
捕鱼注册送分
发电机组价格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